在这个山高皇帝远的地方,百姓几乎没有见过皇亲贵胄。

一下子来了这么多,气度非凡,长相既俊逸,又贵气之人,百姓们看得都眼花缭乱。

特别是女子,今世能见此盛大场面,也就无憾了。

在女子们几乎要招架不住,往前涌的时候,吉时刚刚好。

“姑爷好!姑爷妙!吉时已到,请!”

喜娘一摆手,家丁让出了位置。

迎亲队一点都不客气,一块儿往前迈步。

如此架势,并不是一般人家迎亲时该有的场面。

急是急了点,却没影响他们在女子们心中尊贵的地位。

着急,只是在彰显此夫君,对里面娘子的在意罢了。

程度不多不少,刚刚合适。

新房所在的院子,乔木坐在正中间的大殿外。

院子里,站着的,坐着的人都不少。

除了九位姐妹,还有好些丫鬟。

大家都很着急,视线几乎一致,都落到外面的大门处。

大门被人在外面敲响,即使是隔了一个院子,在安静殿里的人,还是听到了声音。

岳沁淳,龚星儿几人听见敲门声,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九儿,到了,他们到了,怎么办?”

没等其他人说话,守门的丫鬟将门拉开。

外面,跑进来另一个丫鬟。

“九儿小姐,他们到了,已经进门了。”

“嗯。”

凤九儿颔首,站了起来,“按计划行动就好,无需着急。”

“第、第一步是什么来着?”

丫鬟着急得手舞足蹈。

“关门。”

凤九儿淡定走了出去。

“对对对,关门。”

丫鬟转身,和另一个丫鬟一块儿将门推上。

也不是完全关紧,留了一条缝,再将特地制造的铁链挂上。

如此一来,人想从外面进来,没那么简单。

“快!大家帮忙,雪飘,咱们是挡门的,快!快点!”

龚星儿跑了一路,喊了一路。

毕竟,单凭一条铁链,要挡外面十几人,简直就像开玩笑。

一众人往外走,挡在门后。

隐约听见脚步声,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真的来了。”

小樱桃跺了跺脚,往外张望。

“哇!好多美男子,好美!好养眼啊!”

“让我看看。”

岳沁淳推了刚还在擦唾沫的小樱桃一把。

“真的好美!都很美啊!新郎官好美,王爷更美,剑一大哥最最美!都好美!好高啊!”

“我也要看。”

“我看看。”

凑上去的人越来越多,门缝,也越来越大。

“哎哎哎。”

凤九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门都快被你们推倒了。”

“淡定!淡定!”

小樱桃终于反应过来。

“别推了!等会可以看个够。”

龚新月也一手拉了一人。

终于,门后的十几人安静了几分。

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姑娘们个个挺直腰板。

“磕磕嗑……”敲门声,在外面传来,紧接着,是凤江沉稳加点内敛的声音。

“娘子,我来了。”

凤江的一句话,让外面的男子团起了哄。

龚星儿和冷雪飘站在两旁,用力抵着门,不让外面的人有机可乘。

小樱桃和岳沁淳两颗脑袋几乎凑在一块,同时重重咳了声。

“要娶乔姐姐,没这么容易!”

“没这么容易!”

其余的十几人,异口同声道。

“要如何才能开门?”

凤江问道。

“撞吧。”

不知道是谁,在外喊了声,“这扇门,难不倒咱们。”

“御惊风,你敢!”

冷雪飘冷不丁防说了句。

姑娘们安静下来,看着一向不说话的人。

“不敢!”

御惊风语气着急,看起来吓得不轻。

“雪飘,你不是陪着乔木的吗?

怎么也在这儿。”

“意思是,我不在你就可以胡作非为了?”

冷雪飘反问。

“当然不是。”

御惊风笑嘻嘻,“我刚才是开玩笑的。”

“要进门,银子,金子,银票都可以解决。”

小樱桃伸出去一只小手手。

“媳妇,当心夹伤。”

邢子舟拉了身旁的御惊风一把,“别推门!”

他一眼,就认出了小樱桃的手。

“媳妇要多少,我给。”

邢子舟继续说道。

“你的钱,还不是我的钱?”

小樱桃皱眉,“我要姐夫的,诚意足,肯定会开门。”

“对啊,今天就要姐夫的。”

岳沁淳吆喝。

“我给。”

好几道声音,同时响起。

凤九儿似乎也听见自己男人的声音,她轻咳了声,没说话。

“那倒是给啊!”

小樱桃动了动指头,“在这里塞进来就好。”

大门内外安静下来,传进了凤江的声音。

“你们有多少?

我不知要带银两。”

“不会吧。”

赵煜生皱眉,“你来迎亲,不带红钱的吗?”

“邢子舟没说,我头一回,不懂。”

凤江伸手,接过杨生手里的钱袋。

他掏出,皱了皱眉:“杨生,你就带这么多?”

“嗯。”

杨生颔首。

“说得好像别人成过婚一样。”

邢子舟也将自己的钱袋解下。

“我这儿有些,别让我媳妇知道。”

“无涯,剑一,你们有没有?”

凤江回头看向身后的两人。

帝无涯和剑一站在那儿,双手抱在胸前,俨然一对守卫。

不过,应该,好像,大概,从古至今,也没有如此俊逸的守卫吧?

剑一挑眉,放下手,解开钱袋,抛了出去。

御惊风一惊,道:“王爷,你看我做什么?”

“本王一向不带银两出门。”

帝无涯如同天籁般的嗓音响起。

“我……”御惊风解下自己的钱袋,掏出里面的银两,数了数。

“王爷,这算你的吗?

有……”“算你的。”

帝无涯打断御惊风的话,“小江大婚,你可不能太懒。”

“王爷。”

御惊风的话还没说完,邢子舟一把取过他的钱袋。

“没说不还!而且你现在不大方点,等你娶亲之时,小江先生也没有大方的借口。”

“是这样的吗?”

御惊风还在询问。

他钱袋的银两,全部被邢子舟挖出来,交给了凤江。

“我这儿还有。”

“这儿有点。”

“给。”

很快,所有人都掏空了,凤江手里不仅有银两,还有银票。

他将东西全部放在一个比较大的钱袋,塞进门缝。

“姑娘们,请笑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