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dn07

“一个愿望?”段千行呆了一呆,就他所知,这位灯神可不止帮慈禧做了一件事,怎么到自己这里就剩一个愿望了?

“不错,任何人唤醒本座,都可以许下一个愿望,但也只能许一个。”灯神点点头说道,似乎看出了段千行的疑惑,他又解释一句,“老佛爷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本座不得不追随于她,直到她魂飞魄散为止。”

“什么原因?”段千行忍不住问道。

灯神摇摇头却是不肯再说了。

段千行目光闪动一阵,“任何愿望都可以么?”

“任何愿望都可以。”

“那好,”段千行眼底掠过一丝狡黠,“我要立地成仙,你让我心想事成吧。”

“好……什么!”灯神下意识的就要答应,忽的反应过来,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小友可真敢想,你当成仙是什么,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能成仙?”

段千行自然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别说这灯神只是一个鬼仙精怪,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没这个能耐,如果一定要说,可能也只有传说中的玉皇大帝才会有这个本事。

明白归明白,但他就是要刁难一下这个所谓的灯神,因此神色坚决的说道,“那我管不着,反正我的愿望就是成仙,你刚刚还说任何愿望都可以的,怎么,想反悔?”

“这……”灯神面色窒了窒,随即苦笑道,“小友,你应该知道,仙缘天定,强求不来,我既没那个能力,也没那个权力,你就不要故意刁难了。”

段千行哈哈一笑,“我还以为灯神前辈是无所不能的。”

“小友还是换个要求吧。”灯神不置可否的说道。

“也行,”段千行沉吟了下,“我要你替我做三件事情。”

灯神面皮微微抽动了两下,提醒道,“小友只能许一个愿望。”

段千行双手抱胸,“我那一个愿望就是再要三个愿望。”

“你……”饶是灯神的心性修为,这一刻也来了火气,“小友莫要贪得无厌,否则你最后什么也得不到。”

段千行毫不畏惧的与他对视,“我觉得我没要十个八个都不算贪。”

“不行!”灯神一口回绝,“一个愿望就是一个愿望,多一个也不行。”

“是吗?”段千行冷笑一声,“那我们就要说道说道了,前辈虽是鬼神之身,修的却是精怪之道,我一直很好奇,你是如何在区区二三百年间修成地仙果位的,恐怕跟那慈禧脱不了干系吧?”

精怪又称魍魉,它们的修行方式极为特别,主要分为两种,一种以生灵的七情六欲为食,比如说怨气、执念、仇恨、欲.望等,另一种叫做“集愿”,也就是收集生灵的愿力,替人完成一个愿望,就能得到一份愿力,修为就会增长一分。

这种修行方式与佛门的众生愿力颇有些异曲同工之妙,可能唯一的区别就是,佛门讲究自愿和信仰,是一种长期行为,而精怪却是明码标价,一锤子买卖,干完一票换一个人。

但不管哪种修行方式,冥冥中自有某种规则限制,灯神前身是顺治年间的状元,到现在也不过二三百年时间,怎么可能成仙?所以段千行猜测,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猫腻。

灯神闻言面色微变,“你想说什么?”

“被我猜中了么?”段千行心中暗喜,嘴上说道,“也没什么,老佛爷造下如此杀孽,如今魂飞魄散倒是一了百了,可这个锅到底是要有人背的,我觉得灯神前辈就很合适。”

随即不待灯神辩驳,他又马上接口道,“前辈也别拿什么善恶全在持灯之人那一套来忽悠我,你与慈禧之间的关系可不仅仅是集愿的,我相信只要有人查肯定能查出来,到时你这地仙果位,不知还保不保得住。”

说到最后,他隐晦指了指脚下,对方作为鬼仙,自然归地府管辖。

灯神脸色刷的阴沉下来,“你威胁本座?”

“不敢,”段千行随意的一拱手,“区区一介凡夫俗子,怎敢威胁身为鬼仙的前辈高人,不过我茅山弟子秉持善念,路见不平自然要管上一管的。”

嘴上如此说着,却只差把“我就是在威胁你”写在脸上了。

灯神听得“茅山弟子”几字,瞬间所有怒意压了回去,别人可能不大清楚,但他却明白,人家茅山不管在天上还是地下,都是有人的,不是随意揉.捏的角色,这也是他此前在古墓中没有真正下死手的原因,否则凭九叔和眼前这个半吊子,怎么可能斗得过他一个鬼仙。

神色变幻一阵,灯神终是败下阵来,“好吧,我答应你,但本座也有一个条件,从此之后,凤凰山之事你必须永远烂在肚子里,亦不得再以此要挟本座为你做任何事!”

段千行面色微喜,立刻答道,“好,成交!”

“说吧,你要我做哪三件事?”灯神迫不及待的问道,现在的他自然希望能够马上结束交易,远远离开此地,否则他真怕自己一冲动,一巴掌拍死眼前这人。

段千行嘿嘿一笑,“不急,事情我已经想好,但还要准备一二的。”

“还要多久?”

“短则三五天,长则一月,灯神前辈不会连这点时间都等不了吧。”

灯神沉吟半晌,身形一阵模糊,继而化作白光飞回油灯中,虚空留下一个冷淡的声音,“等你准备好,再来寻我。”

光华褪去,灯焰熄灭,段千行望着手中的古旧油灯,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其实他也想立刻办完事,然后远离这个烫手山芋,奈何他确实需要做一些准备,否则便不能把利益最大化。

思绪片刻,段千行将油灯放回床底下,又小心的贴了两道封灵符,这才离开小屋,迅速的去了其他几个地方,一口气买下不少制作阵旗的材料器具。

等回到伏羲堂的时候,天色已然擦黑,却在门口时撞到了一个女人,披头散发,蓬头垢面,此人一见段千行,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抱着他的大腿哭诉道,“段千行,救救我,求你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