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dn07

段千行人在空中,无处借力,自然无法闪躲,电光石火之间,他右手剑势不变,法力灌注左手,凌空点指数下,一道金色符文凭空浮现,噗的一声轻响,玄阴之气所凝大手四分五裂。

周身一松,玄冥剑继续向前,瞬间抵达慈禧胸前,慈禧双臂一合,掌心夹住剑刃,身子顺势后仰的同时,一只脚无声无息的踢出,招架和反击如行云流水,防不胜防,其目标赫然是段千行的丹田所在。

这一脚若是给她踢实了,只怕落得个半身不遂的下场,段千行当即抬起一脚,后发先至的踢在慈禧的小腿上。

砰的一响,段千行有种踢在铁板上的感觉,脚底板生疼,不过也借着这股反震之力,抽出玄冥剑,翻身后退。

不过慈禧不等他落地,身形陡然窜出,一手抓他咽喉,一手抓他心脏。

“老太婆出手还真是狠辣!”段千行心头一跳,暗骂一句,下意识的翻转手腕,反手一剑划出。

虽无多少威势,但慈禧却是身形一顿,继而退回远处,显然她已领教过这把黑剑的厉害,一点都没有用肉身硬抗的打算,段千行稳稳落地。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从段千行出手到现在也不过瞬息工夫,二人交手数招,却是谁也没占得便宜。

“公子,这厮好厉害,这快要坚持不住了。”这时,脑海中响起董小玉的元神传音。

段千行扭头望去,只见困住灯神的九幽冥火罩已是光芒大盛,微微颤抖,似有破罩而出的架势。

一时间他不禁眉头大皱,董小玉已然突破到三阶鬼王境界,再加上一件极品法器,这才多长时间,竟然就坚持不住了?

董小玉似乎看出他的疑惑,幽幽解释道,“奴家没用,还没彻底掌握这件法器。”

段千行恍然,看来要速战速决了。

“你再多坚持一会儿,我这很快结束。”心中有了决定,段千行传音安慰一句,掏出两张神行符往腿上一拍,口中念了句咒语,身形一步迈出,却是跨越丈许距离,一闪来到慈禧面前,毫无花哨的一剑划向她咽喉。

慈禧也被他这速度给吓了一跳,瞬间寒毛倒竖,几乎是下意识的一个矮身,堪堪避过。

段千行长剑一抖,如影随形。

慈禧也不是省油的灯,很快便反应过来,一掌拍开剑刃,另一手却趁段千行空门大开之际,直抓他胸口。

一时间,二人近身缠斗,用上神行符的段千行只是腿脚快了些,出剑的速度却没什么变化,而且他的剑法也说不上好,只会几套开坛时作法用的剑招,完全是仗着玄冥剑的犀利。

当然,慈禧也不懂武功,但胜在她僵尸之身速度极快,且力道极大,居然还隐隐占得上风的样子,若非她关节不怎么灵便,也不敢硬接玄冥剑,恐怕不需几个回合便能击败段千行。

石室另一边,轰隆声不断,血尸和小白纠缠在一起,双方完全就是悍不畏死的打法,你抓我一把,我甩你一尾巴,这一小会儿工夫,血尸身上的血气已然淡去不少,而小白身上也多出数道血淋淋的口子。

也是小白进阶之后对毒素的免疫力大大增强,这才无惧血尸的毒性,若换成别人,只怕已经化作一滩血水了。

角落中李玥不时的看看血尸,又看看段千行和慈禧,一双妙目流转不定,不知在想着什么。

突然,滋的一声刺耳声音响起,只见段千行与慈禧身形陡然分开,中间几道黑光一闪而过,却是一片片长长的指甲掉在地上。

“你没事吧?”李玥忍不住问了一句。

段千行歪头看了眼胳膊上的五条抓痕,脸上狠戾一闪而过,“我没事。”

李玥犹豫了下,“我有办法对付这只臭皮僵尸,要不……”

话未说完,忽然砰的一声大响,却是不远处的九幽冥火罩骤然爆开,董小玉身形颤了颤,顷刻间弹飞出去,生死不知。

众人均忍不住扭头望去,只见空中绿色、红色两种火焰交织一片,光芒大盛,很快呲溜一声,所有碧绿火焰尽皆收拢,化作一块金黑色圆盘倒飞而出。

跟着红光一敛,灯神冬隆察现出身形,手持折扇,潇洒如意,浑身上下一点伤势都没有,但见他轻轻拍去肩头一丝碧绿火苗,轻笑着摇摇头,“可惜了,空有宝物却完全发挥不出威力,若你能够将其完全炼化,纵使仍伤不了本座,但困住本座一个半个时辰还是能够做到的。”

段千行脸色微变,没有理会灯神的话语,身形一闪,瞬间跃到董小玉身旁,“你怎么样了?”

二人元神相连,其实不用问也能感觉到,董小玉此刻的气息十分微弱,但并没有受到什么致命伤势。

董小玉无力的起身,微微摇头,“奴家没事,是奴家没用,没能完成公子的任务。”

“没关系,你已经尽力了,是时间太短,不怪你。”段千行安抚一句,心念急转,果断道,“你先回来吧。”

说完抓住她的手臂,眉心金光一闪即逝,董小玉消失不见。

尽管只是昙花一现,但冬隆察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一股异样的气息,脸色微微一变,刚要迈出的步伐生生停了下来,面色惊疑不定的看着段千行。

“灯神,替哀家杀了他。”慈禧厉声喝道。

灯神没有轻举妄动,似笑非笑的问道,“看样子小友身上似乎还有什么了不得的宝物啊?”

“我需要告诉你么?”段千行白眼一翻,捡起左近的九幽冥火罩法器,而后朝小白叫道,“小白,退!”

说话间,肩头一晃,闪身来到李玥身旁,抱起来就跑,显然到了这一刻,他自知没有半点胜算,再纠缠下去说不定真会殒命于此,虽然他还有天地玲珑塔这一底牌,可那玩意就是个大爷,以他如今的功力根本使唤不动,即便勉强使出,能否镇得住深不可测的灯神还是两说。

灯神也没想到段千行会如此果断,微微愣了一下,随即身形一个模糊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然挡在了墓室门口,嘴中笑道,“小友不忙走,相遇即是缘,不妨与本座切磋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