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dn07

段千行当然更倾向于凤凰山这个墓是真的,可婉容说的话也不能无视,既然很多人亲眼目睹慈禧葬入定东陵,那就做不了假,如果说慈禧早已布置一切先入定东陵,然后迁到凤凰山,这也不大现实,定东陵守卫森严不说,地宫入口隐秘坚固。

按照原来的轨迹,几年后孙殿英盗墓时得其门而不能入,最后把山都快炸平了才撬开地宫入口。

不管怎么说,两个墓肯定有一个真一个假,至于究竟孰真孰假,短时间内肯定不会有答案了,除非能去定东陵证实一下。

段千行自然没那份闲心去干这种事,真墓也好,假墓也罢,他现在要做的,就是阻止慈禧进阶,灭掉尸群,保一方平安,不过不是无偿的,墓里的那些宝物……嗯,就勉为其难的接收了。

平复纷乱的头绪,段千行回过神来,才发现婉容盯着自己怔怔出神,脸上茫然、不舍、幽怨等神色不一而足,略一寻思便明白过来她在想什么,轻笑一声说道,“怎么,看你的样子好像舍不得我?”

婉容脸红红的低下头去,欲言又止。

段千行拍了拍她的粉背,“别想太多,船到桥头自然直,大不了我们远走天涯,找个没人的地方过一辈子。”

这自然是最坏的打算,也是安慰之言,事实上以他骨子里的心高气傲,不大可能会做出亡命天涯的选择,毕竟这不是面对妖魔鬼怪,而是面对情敌,谁还没点热血。

婉容犹豫良久,似乎有了什么决定,带着些许试探的说道,“我想回去。”

段千行脸色微微一僵,“回哪里?”

“回京城,”婉容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见他脸色发黑,急忙解释道,“我真的不想你有事,如果是之前也就罢了,可现在朗格已经知道你的存在,一旦我跟你跑了,皇上一定不惜代价对付你,不管躲到哪里都是没有用的。”

段千行目光闪动,沉吟不语。

婉容继续说道,“你容我一些时间好吗,我一定想出办法离开京城,回来寻你。”

段千行还是没有说话,按照他的脾气,好不容易得到这个女人,自然不会轻易放手,而且他也不愿意自己碰过的女人再被别的男人碰,可现在的情况又容不得他不放,那溥仪虽是一个落魄皇帝,但有钱能使鬼推磨,随随便便砸下几千,甚至几百银元,有的是人愿意替他卖命。

自己到底还是个凡人,挨上一粒花生米一样会死,亡命天涯也不是那么好亡的,那将意味着他要放弃现有的一切,包括任婷婷、小月等。

“我考虑一下。”段千行思绪片刻,终是下不了决心,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婉容却知道如今已是非走不可,凑过脑袋在他嘴角轻轻啄了一下,羞涩道,“无论将来如何,我心里只有你,一辈子都是。”

段千行一听这话,哪还不明白她已经有所决定,不管自己愿不愿意,她都会离开,不由苦笑一声,“你一定要走?”

婉容咬了咬牙,缓缓点头。

段千行沉默良久,“走之前告诉我一声。”

“好。”

……

二人聊了几句,段千行心情沉重的起身离开,在门口时碰上了正要进屋的李玥,段千行已然忘了邀请她一起破墓的事,最后还是她主动追出小院询问什么时候动手,他才反应过来,就着晚上的事与她交代了一阵。

大战在即,段千行没有在儿女情长上花费太多心思,很快回到伏羲堂,然后整个伏羲堂都忙碌起来,一直到了晚上。

适逢十五,今天晚上的月亮特别圆,有道是长烟一空,皓月千里,说的就是今晚这般景象。

若是以往,如此皎月当空,乃是段千行修炼冥月术最好的时机,可今晚却不行了,他早早便来到镇东等候。

不多时,宋队长和黎督军联袂而来,身后跟着百来个士兵,个个目光决绝,颇有一股视死如归的气势。

黎督军见段千行身边只有小月一人,不禁眉头微皱,“你师父呢?”

段千行摇摇头,“还没到他出手的时候。”

“胡闹,他身为……”黎督军张口便要说出什么灭尸大将军不听调令之词,忽然想起段千行昨日之言,又生生把话吞了回去,改口道,“他到底在弄什么玄虚,都这个时候了还不现身。”

宋队长也忍不住说道,“千行,林师傅的伤是不是还没好?”

段千行摇摇头,转而说道,“今天晚上你们两个就别去了。”

二人一怔,还待开口,段千行摆手打断,“虽然我已经做好了诸多准备,但今晚破墓还是会凶险异常,我不想到时你们碍手碍脚。”

这确实是他心里的想法,不但对敌之时会碍手碍脚,收取战利品的时候也会碍手碍脚,要知道那墓里还有不少宝物的,此前都被慈禧藏了起来,虽然他已经得到了陈军长盗走的几车珠宝,但谁会嫌钱多呢,反正天地玲珑塔宽阔得很,放多少都没关系。

另外他已经做好两手准备,一旦事不可为,必定是直接跑路的,这两人一个是北洋政.府的督军,一个是警察厅的大队长,岂会坐视不管。

宋子龙还道段千行关心他的安危,眼底掠过一丝感激,而黎督军本来就没打算亲身前往,也就顺势说道,“好,我会率人守在墓外,一旦你们失败,我会下令把整个墓炸掉。”

宋子龙面皮狠狠抽搐了下,真到那一步,黎督军倒是可以一走了之,警察厅怕是要被人戳脊梁骨。

段千行却是听懂了黎督军的言外之意,如果不成功你们就别想出来!

“真把老子当泥捏的,还敢威胁老子,如果不是师父有命,你看我管你那么多,反正山塌了,被孽报缠身的又不会是我。”段千行心中肺腑,嘴上却是多说一句都欠奉,手指放到嘴边吹了声口哨。

轰隆一声,一道白影疾掠而至,正是小白,一对宝石大眼红光闪烁,全身笼罩着一股凶戾的蛮荒气息,众人吓得四散逃开,黎督军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小白,可这一瞬也有种腿软的感觉。

段千行拉起小月的手,当先而行,小白扭动着庞大的身躯紧随其后,直到二人一蛇走远了,黎督军才率部跟上。

半个时辰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凤凰山脚,段千行和小月驻足不前。

“怎么不走了?”黎督军避开小白来到段千行身旁,忍不住问道。

段千行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圆月,嘴里轻轻吐出一个字,“等!”

……

凤凰山某处密林,秋生和文财大包小提,气喘吁吁的往前行进着,周围浓雾弥漫,又身处深山老林,按理说可见度极低,但二人手上各拿着一支裹满符箓的火把,所过之处浓雾自动散开,二人一边走一边对照罗盘,居然没有迷失方向。

“师兄,现在什么时辰了?”周围静得可怕,只能听到二人的脚步声,连一点虫鸣都没有,文财忍不住没话找话。

秋生却有些不耐烦,没好气道,“你有完没完,隔一刻钟问一次,跟你说了亥时不到!”

文财喘着粗气,委屈道,“我这不是心里害怕么,你看看这附近,阴森恐怖,一点声音都没有,不说话我会憋死的。”

秋生无奈,“你怕什么,咱们身上带着那么多家伙,那些僵尸出来一个杀一个,出来两个杀一双,再说了,等小师弟打上门去,僵尸都自顾不暇,哪有空管我们。”

“说是这么说,不怕一万就怕……”

“行了行了,唠叨个没完,有这力气还不如快点赶路,咱们必须在子时之前找到小师弟说的那个山洞。”

……

与此同时,距离古墓入口数里远的殉葬坑边上,李玥席地而坐,手上轻轻摩挲着一柄刻满符文的小巧匕首,心里则是想着段千行此前对她说的话,“我知道那头血尸于你有恩,甚至有旧,但此事非你不可完成,希望你能看在甘田镇还有我的份上,答应下来。”

良久,李玥神情复杂的叹了口气,“你要我看在你的份上,可你从来也没说过我是你的什么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