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dn07

“要你管!”李玥被问得哑口无言,干脆冷哼一声,扭身就走。

“李姑娘等一下。”段千行急忙开口叫道。

李玥脚步一顿,“干什么?”

“要不要这么大脾气,我好像没招惹你吧……”段千行心中腹诽,嘴上说道,“李姑娘,这凤凰山雾气浓郁得不像话,一个人乱闯很容易遇到危险,不如我们结伴而行,彼此多个照应。”

这当然是比较客气的说法,实际上李玥虽然身手不错,但对付僵尸还差远了,如果真遇到危险也是段千行保护她。

而段千行之所以会提出这个要求,一是为了摸清李玥和婉容的落脚点,二来也想看看她到底有什么目的,他总觉得这丫头来甘田镇并不是单纯的保护慈禧墓不受破坏,说不定她是想保护里面的僵尸。

李玥虽不知他心中所想,但对这个人的脾性也了解一些,不由冷笑道,“照应?我可没什么好处给你,你会照应我?”

段千行脸色一黑,“我好歹也救过你几次吧,我收取过什么报酬了?”

提起第一次被他救治的事情,李玥脸颊飘起两抹红晕,随即飞快消失,脸色愈发冰冷,“我宁愿你没有救过我!”

“可事实就是我救了你,你现在还活蹦乱跳的难道不该感谢我?”

李玥气急,脱口道,“可你看了我的身子!”

段千行神色一正,“无量天尊,对于我等修道之人来说,身体不过一副皮囊而已,若你心有不平,不妨也让你看一看我的身体就是了。”

“你……”李玥实在没想到一个修道之人能无耻到这种地步,你了半天也你不出什么来。

段千行脸上风轻云淡,一只手伸到腰间作势要解开腰带,嘴上问道,“姑娘,你到底要不要看?”

“我呸,”李玥狠狠啐了一口,“不稀罕!”

“好,是你自己不看的。”段千行脸上一副“不怪我”的表情,说出的话更是气人,“那么看光你身体的事就算扯平了,现在你打算怎么报答我的救命之恩?”

“无耻!”李玥骂了一句,手影一晃,手中多出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

段千行还以为她要对自己动手,急忙作出防备之势。

不料李玥忽然把匕首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姓段的,我现在就赔一条命给你,以后再也不欠你什么!”

段千行吓了一跳,“等等!”

李玥目光决绝的望着他,“你还要怎样?”

段千行不禁苦笑一声,没想到这个丫头性格如此刚烈,几句话一激居然要抹脖子。

他当然不能真个逼死李玥,语气一软好生说道,“李姑娘别冲动,我跟你说笑的,其实我是个施恩不望报的大好人。”

“你鬼话连篇,我才不信你是好人。”

“……”

僵持片刻,段千行不着痕迹的移动到李玥身旁不远处,忽然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李玥一惊,刚要有所动作,便觉手臂被一股巨力紧紧箍住,动弹不得。

段千行一手扣住她纤细的手腕,一手接过她手里的匕首,嘴中叹道,“你看这事闹的,我又救了你一命,现在就算你肯以身相许,恐怕也不足以报答这天高地厚之恩了。”

“呸,你想得美!”李玥听得“以身相许”四字,脸色腾的红了一下,随即啐道,“我没有要你救,也不会领你的情。”

段千行无所谓的耸耸肩,“没关系,反正我这人一向施恩不望报,也不指望你会以身相许。”

“你还说!”

“好好好,不说了,”段千行嬉皮笑脸的说了一句,话锋一转,“李姑娘,我听说你和那位慕莲小姐已经搬出未来旅馆,你们现在在哪落脚?”

李玥一听,马上露出警惕之色,“你问这个做什么?我们在哪落脚关你什么事?”

段千行随意道,“你们两个娇滴滴的大美女来到异地他乡,难免会碰到这样那样的麻烦,搞不好什么时候就被人掳去做压寨夫人,咱们总归相识一场,也不能不照顾一二,你告诉我地点,没事的时候我就过去看看,确保你们的安全。”

一番话说得合情合理,完全一副“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模样。

李玥一听这话脸色微缓,迟疑半晌终是说道,“我们就住在未来旅馆后面的一间民房中。”

“什么,就在未来旅馆后面?”段千行微微吃了一惊,随即又是苦笑,看不出来两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格格居然还有这份智慧。

李玥点点头,欲言又止。

其实她本来不想透露她和婉容的下落,因为她总觉得这个人没安什么好心,但想到现在情况特殊,她莫名其妙被一只怪物纠缠上,一到晚上就必须主动离开婉容,甚至离开镇子,以防那怪物伤及婉容。

可这样一来到了夜间婉容的安全就没有保障。

段千行见她吞吞吐吐,爽快的一挥手,“有什么难处尽管说来,刚才我说了,不管遇上什么麻烦我都会帮你们。”

李玥犹豫片刻,一咬牙,“那我就说了,你要是愿意就做,不愿意也就算了。”

段千行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李玥继续道,“我要你每天晚上代替我保护我家小姐,直到我们离开为止。”

“代替你保护你家小姐……”段千行心脏很是不争气的剧烈跳动了两下。

李玥还道他不想答应,急忙补充道,“我不会让你白做,每天晚上给你算五个大洋,等我们办完事离开,还会再给你一份丰厚的谢礼。”

这种好事段千行哪会不愿意,只是事情来得突然,许多准备好的说辞都没派上用场,一时间有些发怔罢了。

“到底行不行,给我个话儿!”李玥催促道。

段千行收敛心绪,连忙点头,“可以,不过酬金就不必了,我素来视钱财如粪土,之所以帮你们也是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还希望李姑娘不要再谈钱的事,那是对我的一种侮辱。”

李玥面皮微微抽搐了下,马上又有些狐疑起来,“你不会打我家小姐的主意吧?”

“当然不会!” 段千行矢口否认,心里则是想着,看来李玥她并没有看出婉容的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