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dn07

时间过去几个呼吸,终于,血尸做出了决定,回身朝他飞奔过来。

段千行松了口气,身形一闪,瞬间跃出七八丈,扬了扬手中的含蝉宝珠,“我在这。”

血尸感受到他的挑衅,身上血光更盛,速度加快了那么一分。

可等它冲过去的时候,段千行身影已渐渐变淡,竟只是一个残影,而数丈之外则多出另一个段千行,嘴上哈哈笑道,“还不够快,再快点。”

没了其他三个人的拖累,段千行速度大增,血尸虽快,却也追不上他,就这样,一人一尸越追越远。

段千行当然不是漫无目的的逃跑,跑了约莫一炷香时间,他来到一处扎满帐篷的山谷,谷中篝火遍地,喧嚣不断。

“喝喝喝,今天咱们发了大财,不醉不归。”

“兄弟兄弟,先别忙着喝,快给我说说那慈禧墓究竟是怎么样的?”

“慈禧墓……嗝……我跟你说,兄弟你没进去真是一辈子的遗憾,那珠宝啊,堆得满地都是,差点闪瞎了我的眼睛。”

“哈哈,就数你最没见过世面,你还好意思说出来。”

……

这个山谷赫然是陈军长及其军队所在的营地。

原来段千行早就在陈军长等人的身上种下了法力印记,只不过一直没想到什么好办法能够无声无息除掉他,既然招惹到了血尸,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借血尸之手除去这伙土匪,这样一来即便以后九叔知道了,也怪不到他头上。

段千行在谷口处停下,回头看了眼,血尸很快就到,他身形一晃窜入营地中,找了个隐蔽之处藏好,而后马上将血灵芝和含蝉宝珠放进天地玲珑塔中。

刚刚做完这一切,血尸疾掠而至,似乎突然失去了方向,有些茫然的站在原地。

两个守营士兵喝得醉醺醺的,也看不清血尸的模样,只道是哪个偷溜出去的士兵回来了,马上招呼道,“兄弟,快去喝吧,错过了这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血尸恍若未闻,守营士兵闻到他身上极其浓郁的血腥气,稍稍清醒了几分,定睛一看,顿时吓得面无人色,“这是什么怪物!”

随即抬枪就开了一枪,轰的一声,整个山谷瞬间安静下来。

但很快又恢复了喧嚣,“没事没事,一定是哪个兄弟喝醉走火了。”

“你还别说,上次也是在营中饮酒,有个兄弟醉得一塌糊涂,居然开枪把自己的鸟给打掉了,你们说好笑不好笑,哈哈哈……”

众人正说着笑话,忽然一声极其尖锐的惨叫声传来,所有人又是一惊,陈军长和徐副官也从营帐中跑出来,“怎么回事?不是交代了饮酒期间不准带枪么?”

士兵们面面相觑,随即纷纷朝谷口望去,“声音好像是从谷口那里传来的。”

陈军长略一沉吟,“去两个兄弟看看,王二,李四,你们去。”

两个士兵站了出来,正要过去,这时一道血光掠了过来,众人还未看清是什么,立刻就有两声惨叫响起,紧接着两人倒地,尸体旁边站着一个血淋淋的“人”。

“沃日,这是什么?”众士兵大惊失色,面色惨白。

“拿枪,快去拿枪!”陈军长率先回过神来,一边大声提醒众人,一边拔出配枪朝着血尸连开三枪,砰砰砰三响,血尸身形一阵模糊,子弹全打到了空处。

“厉害啊,子弹都能躲开!”段千行站在山坡上,双手抱胸翘首以望,语气悠然的赞叹道。

很快谷中响起一连串的枪声、惨叫声、惊慌叫喊声,连空气都变得粘稠了几分,处处弥漫着浓郁的血腥气。

“顶住,你们都给我顶住!”陈军长和徐副官慌乱的拉了几个士兵挡在前头,自己则抽身回到营帐中,很快一人推着一辆大车出来,看样子是准备跑路了,但又舍不得那些金银珠宝。

段千行看到这一幕,不由微微感叹,“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真是一点都不假。”

这话既说陈军长和徐副官二人,也不无暗暗告诫自己的意思,当初在血煞炼尸大阵下,他就为了血灵芝差点把命都丢了,以后可千万别再做这种事情,否则他的嘴脸也不会比陈军长这些人好多少。

思绪间,谷中惨叫声愈演愈烈,士兵们在发现无所不利的枪械对这怪物不起作用后,已是乱成一团,四散逃跑,但他们的速度又怎么比得上血尸,逃得越快,死得越快。

陈军长和徐副官推着一整车金银珠宝,没走几步就已经累趴下了,二人终于意识到,再贪恋这些财宝恐怕会把命赔在这里,不过要全部放弃二人又极不甘心,干脆能拿多少算多少,两人急忙挑了一些最值钱的宝物,抱起来就跑。

时间过去一炷香,山谷中血流成河,不过数百士兵的性命倒给陈军长二人拖延了一些时间,二人大包小提,连爬带滚,总算逃出山谷。

“那到底是什么怪物?”陈军长累得摊在地上,回头朝山谷的方向看去,脸色铁青,嘴唇发抖,一副极为肉疼的模样。

一旁徐副官也跟他差不多的表情,喘着粗气答道,“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会不会是那古墓中的尸体来追回财宝?”

陈军长默然,他心里早就有了这个猜测,只不过不敢肯定罢了,终是重重叹了口气,“老子真是不甘心就这么舍弃那些财宝,现在人没了,财宝也没了。”

徐副官安慰道,“军长别急,咱们可以去请专业人士来对付它。”

“你说的是……”

“林师傅!”

“对对对,我怎么把他给忘了,那道士有两把刷子,肯定能够对付。”陈军长登时又高兴起来,若能夺回财宝,损失些人倒算不了什么,这个世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

“呵……”这时旁边一个嗤笑声传入耳中,二人一惊,循声望去,“谁!”

段千行从阴影中缓缓走了出来,“是我。”

二人看清段千行的脸,先是一愣,随即大喜,陈军长立刻高兴道,“是你啊,你来得正好,我们正要去请你师父。”

徐副官也说道,“是啊小哥,我们遇到了一个怪物,非你师父不能对付。”

段千行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讥笑,“二位,我真有点佩服你们的脑子,死到临头尤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