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dn07

“你别想骗我,你身上有小白的气息,它就在你身上!”阿秀口中说了一句,十分粗暴的摸索着段千行身上,丝毫不知道什么叫“男女授受不亲”。

段千行也没有躲的意思,站在那让她摸个够,嘴上苦口婆心的劝道,“姑娘,凡事要讲个过程,我可是个洁身自好的男人,不能跟女孩子这样抓抓扯扯,如果你喜欢的话,咱们可以慢慢来,先试着谈谈恋爱……”

正说着,段千行面色骤变,而阿秀却是大喜,“小白,你果然在这里。”

她手上赫然抓着一物,不可描述之物。

段千行心头一凉,急忙说道,“那什么,它不是小白,咱先放手行吗?”

“你这个坏蛋!”阿秀手上丝毫不放松,脸色冰冷的骂道,“还想骗我,快把小白交出来,否则我杀了你。”

这时,小月、秋生、九叔从正堂出来,段千行急忙喝止,“都别过来,我摆平她!”

三人止住脚步,阿秀背对着三人,他们也并没有看到二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小月倒是因为阿秀对段千行动手动脚有所不满,娇蛮的撇了撇嘴,“野蛮!”

段千行松了口气,又朝阿秀说道,“姑娘,你先放手好不好,你想找小白,咱们再合计合计。”

阿秀根本不听,还扯了扯,脸上浮现一丝疑惑,小白通体冰凉,没有半点温度,但手上这玩意好像是热的。

她这一扯却是苦了段千行,“姑娘,有话好好说,咱们先松手成吗?”

阿秀不听,冷冷望着他,“是不是小白我看看就知道了。”

看她的架势,竟然还要去脱段千行的裤子。

小月登时急了,“师父,你看她,好不要脸!”

九叔目光闪动,微微摇头,“祸是他闯的,让他自己解决。”

段千行哪能让人当众脱裤子,探手扣住阿秀的手腕,厉声道,“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快撒手!”

阿秀毫不退缩的瞪着他,“交出小白!”

把柄在人手上,段千行实在发作不得,深深吸了口气,终是点点头,“你撒手,我把小白还你。”

“真的?”

“真的。”

阿秀终于松手,却没有缩回去,大有随时杀个回马枪的意思。

段千行瞥了眼双手抱胸的九叔,压下反悔的念头,一抖袖子将小白甩了出去。

阿秀急忙伸手接住,翻来覆去看了两眼,确认是小白无疑,不由大喜,不过很快她面色一窒,回头上下看了段千行一眼,似乎明白了什么,顿时脸颊通红,逃也似的转身就跑。

段千行心中好笑,扬声说道,“姑娘不用害羞,摸了就摸了,我不介意的。”

阿秀一个踉跄,差点摔在门槛上。

“小师弟,你就这么让她把小白带走?”小月走了过来,愤愤说道,她这段时间照顾小白,渐渐的有点喜欢它了。

段千行摊了摊手,“那能怎么办,被她抓了个现行,藏都没法藏。”

小月跺了跺脚,“你干嘛不躲起来!不行,我去追回来!”

段千行急忙把她拉了回来,“放心吧,你忘了我跟小白是签了契约的,它还会回来。”

签了冥河血契,除非跳出三界外,否则根本不可能摆脱,阿秀带走小白只是一时的,它迟早还要回来。

小月想起契约的事,微微松了口气,这时九叔问道,“昨晚哪去了?”

段千行面色微滞,“睡不着出去走走。”

九叔一听,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黑云罩顶,印堂发黑,要倒霉了,还不知道收敛一点。”

段千行眉头微皱,“真的假的?”

九叔冷哼一声没有答话。

就在这时,门外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传来,跟着一群士兵鱼贯而入,迅速将道堂包围起来。

段千行微微一惊,难道昨晚的事被发现了?

“都在啊。”徐副官环视院中众人一眼,呵呵笑了一声,随即落在段千行身上,“你叫段千行?”

段千行眼神闪烁了一下,点头道,“我是。”

徐副官朝身后一个士兵问道,“王贵,看看是不是他。”

那士兵上前一步,盯着段千行仔细看了看,“就是他,我亲眼看见他进去的。”

徐副官神色一冷,“带走。”

几个士兵立刻上前把段千行架起来。

“喂,你们干什么?”

“你们凭什么抓人?”

秋生小月登时急了,想要上前,马上一排冷幽幽的枪口对准二人。

九叔脸色微变,给了二人一个眼神,示意他们稍安勿躁,随即朝徐副官问道,“敢问徐副官,小徒犯了什么事?”

徐副官和颜悦色的笑笑,“他涉嫌杀害我二十三路军三名在籍军士。”

此言一出,众人脸色大变,秋生和九叔均是震惊,而小月却是脸色惨白。

就连段千行也微微吃了一惊,随即恢复自然,“徐副官,你说我杀了你们的人,有什么证据么?”

徐副官冷笑一声,朝王贵递了个眼色,王贵立刻说道,“我亲眼看见刘斌三人走进那个巷子,后来你也进去了,最后只有你一个人出来,他们三个就不见了。”

段千行心中恍然,原来是他进出巷子的时候被人看到了,但转瞬又有些奇怪,那天出巷子的时候小月也在,是没看到还是有心瞒下三人调戏小月的事?又或是这些人别有用心?

瞥了徐副官一眼,只见他正盯着九叔的脸色,登时明白过来:他们想逼九叔就范!

九叔脸上不动声色,朝段千行问道,“是这样么?”

小月急得快哭了,咬了咬牙,“师父,不关小师弟的事,那天……”

“师姐!”段千行一声断喝打断了小月的话,“师姐,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吗?”

“可这……”

“行了,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没有杀人,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段千行一脸正气的说道。

小月自然明白他是不想自己说出那天的事,眼角泪花闪烁,终是把嘴边的话语咽了回去。

九叔扫了二人一眼,朝徐副官说道,“徐副官,希望你们能够查清楚,不要随便冤枉了人。”

“林师傅放心,我们肯定会查清楚的,如果你们有什么线索,随时可以跟我或我们陈军长禀报。”

徐副官若有深意的说了一句,一挥手,士兵们押着段千行匆匆离开。

他一走,小月忽然噗通一声跪到九叔面前,“师父,求你救救小师弟。”

秋生也说道,“是啊师父,你就施法救救他吧。”

九叔瞪了他一眼,随即扶起小月,“你别急,告诉我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那天我去买菜,回来的时候……”小月也是慌了心神,全然将段千行的话抛到脑后,吞吞吐吐的将那天的事说了出来。

九叔听后脸色黑成了锅底,怒骂道,“我三番五次告诫他不要随便杀人,他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现在怎么样,都是自找的!”

小月说完后心里就有些后悔,又听他斥责段千行,顿时不乐意了,“小师弟是为了我才杀人的,如果没有他,我那天肯定受尽屈辱而死,师父你不救我救。”

说完转身就走。

九叔急忙喝道,“站住。”

小月脚步一顿,撅着小嘴望着他。

九叔无奈,“我也没说不救啊。”

小月大喜过望,“师父你真好。”

“师父,你快些施法吧。”秋生立刻说道。

九叔斜睨了他一眼,“施什么法,事情还没到那一步,先等等。”

二人一怔,齐声问道,“还等什么?”

“哼,这臭小子无法无天,先让他吃点苦头。”

……

警察厅,这里已被陈军长手下的士兵接管,段千行被押进牢房,锁在刑架上,宋队长闻讯赶来,却被拦在外面。

“甘田镇的人犯了事自有警察厅来管,你们凭什么抓人!”宋队长朝两个拦路的士兵喝道。

士兵不知道怎么回答,这时徐副官出来了,“对不起,这个人杀了我们的士兵,轮不到你们警察厅来管。”

宋队长面色微滞,他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如果这条罪名被坐实,就算枪毙段千行他也不能说什么,沉默片刻,他问道,“陈军长在哪?”

“对不起,陈军长军务繁忙,谁也不见,宋队长还是请回吧。”

宋队长无奈离开。

警察厅牢房,一个露着膀子、肥头大耳的士兵拿着一截鞭子走进来,啪啪凭空打了两下,狞笑道,“说,你是怎么杀害那三个士兵的?他们的尸体被你藏哪了?”

段千行摇摇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既然没有尸体,你们凭什么认定我杀了人?”

“呵!”胖子冷笑着把鞭子往辣椒水里蘸了蘸,“小子最好清楚一件事,我们不需要什么证据也能把你毙了,如果你老实交代,可以少受些苦头。”

段千行白眼一翻,“我不信,我想你们军长应该特别交代过我不能死吧。”

胖子脸色微变,随即笑道,“是,军长是交代过暂时别弄死你,但也交代了要我们好好伺候你。”

说完也不待段千行开口,啪的一鞭打在他胸口上。

一股火辣辣的刺痛直钻心窝子,段千行脸上肌肉颤动了几下,冷冷盯了那胖子一眼,没有说话。

“还挺有骨气是吧,一声也不吭,我倒要看看你骨头到底有多硬。”胖子戏谑的说了一句,挥动鞭子,啪啪啪一阵脆响又是十几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