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dn07

段千行回头望去,只见血尸缓缓立了起来,浓郁的血气自四面八方汇聚到它身上,原本破烂的衣衫渐渐出现了变化,变成一副鲜血淋漓的铠甲。

石棺另一端,小白涨到本体的一半大小,头颅高高昂起,脖子上的鳞片竖了起来,宝石般的眼睛中夹杂着恐惧和凶光。

段千行见此急忙传音道,“小白,不要轻举妄动。”

“睁眼了,他睁开眼睛了!”小白的声音几乎要哭出来了。

段千行可以明显感觉到元神中小白的恐慌情绪,他缓缓站直身体,心里同样是七上八下的,但仍强自镇定道,“你别怕,我有办法对付他,他眼睛是什么颜色的?”

“红色,跟血一样。”

“红色?”段千行一愣,僵尸的眼睛哪有红色的?但转念一想,血尸并非普通僵尸,其实力等级当然不能用辨别普通僵尸的办法来区分。

“现在怎么办?”小白颤声问道。

段千行瞥了眼血池上方,心念电转,“你勾引他一下。”

“勾引?”

“对,朝他吐信子,让他攻击你。”

一人一蛇的交流全在脑海中进行,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周围安静异常,段千行甚至能听到血尸呼呼呼的喘气声,空气愈发粘稠,血腥味愈发浓郁。

小白依照段千行的吩咐,吐着信子挑衅血尸。

忽然,血尸怒吼一声,猛地朝小白扑去。

就在这时,段千行喝道,“躲开!”

接着双腿一蹬石棺,身子凌空飞起,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两道符箓,他嘴巴飞快开阖,符箓转瞬变得金光灿烂,但听砰砰两声,双掌打在血尸背心,血尸惯性飞了出去,空中时大片火焰在他后背燃烧起来。

小白反应也不慢,在血尸出手的同时,它身躯往后一仰,随即一缩,又回到石棺上,正好与血尸擦肩而过。

段千行借着反弹之力凌空翻了个跟头,身形往上跃起一把勾住进来时的口子,身子吊在空中,朝小白喝道,“还不快上来。”

小白哦了一声,身形急剧缩小,化作一道白影窜起。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不过弹指间的事,小白窜到段千行身上,他手臂发力,正要爬出去,不想忽然掉下来一团黑影,跟他撞了个满怀。

猝不及防之下,段千行手一滑,被黑影裹着一并坠落,砰的一声,栽到石棺里。

“嘶,我的腰啊……”段千行腰身着地,疼得差点背过气去。

更惨的是小白,它刚刚正好缠在段千行腰上,一同遭了罪。

此时蜡烛已经熄灭,周围什么也看不清,段千行感觉到腰上骑着什么东西,似乎是个人,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摸,乌漆嘛黑也不知道摸到了什么,只觉得很软。

“啊”的一声尖叫响彻空间,跟着一个女子声音气急败坏的骂道,“登徒子,大色狼!”

段千行瞬间明白自己摸到了什么,原本这个时候是该立刻收手并道歉的,但他现在正在气头上,心中无名火起,反而重重捏了一把。

“嘶!你……我……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女子又疼又气,声音都在颤抖。

段千行意识到不妙,果然,黑暗中一道凌厉无匹的劲风直朝脖颈袭来,电光火石之间想要格挡已是不及,只得用力扭开脖子,铛的一声,石棺中火星四射。

“这么狠!”段千行马上明白过来,这女子手中赫然带着兵器。

他心中恼怒之余也有些后怕,只觉脖子上凉飕飕的,要是慢上半分,他的小命可就交代在这了,死的稀里糊涂。

女子一击不中尤不死心,马上又是一道劲风横向袭来,石棺本就狭窄,段千行躲无可躲,心念电转,忽的想起女子还骑在他身上,当即猛地一挺腰身。

女子顿时身形不稳被抛了起来,杀招自破。

段千行正要趁机缩回身体,不想女子很快又坐回他腰上,双腿紧紧箍着他的腰身,嘴中冷冰冰的说道,“你这登徒子休想跑,我一定要杀了你!”

段千行心中恼意更甚,大骂道,“臭娘们,你不要得寸进尺,再闹下去咱们都得死。”

他可没有忘记这里还有一具血尸,仅凭刚才背后偷袭那一下,肯定无法解决它,周围一片黑暗,也不知道它藏在哪了,说不定下一刻就会出现在他面前。

女子哪里听得进去,反倒根据他的声音判断出他的位置,凌厉的劲风点向他眉心。

段千行当然也有听声辨位的本事,刚才只是猝不及防才会陷入劣势,这会儿冷静下来,他闪电般出手,后发先至一把抓住女子的手腕,跟着用力一扣,哐啷一声,兵刃落入石棺中。

可他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又是一道劲风袭来,女子另一只手中居然还有一把兵刃。

段千行心中凉气直冒,只得伸手格挡,刷的一声,一股剧痛传来,却是手掌被划破了,他不管不顾,顺着兵刃探了过去,将女子另一支手腕也抓住,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用力一震,只听咯吱一声脆响,女子一条手臂垂了下来。

“哼,臭娘们,老子不发威你当老子是病猫啊!”

段千行恨恨骂了一句,这时,小白忽然急促道,“来了,他来了!”

段千行心中一凛,这才察觉到周围的血腥气果然重了许多,忽然想起什么,他声音一变,“不好,他一定闻到了我的血气。”

眼下四周一片黑暗,如果被血尸偷袭,那是十死无生。

段千行一手拽着女子完好的一条手臂,不让她作怪,另一手摸出一张火符,施法点燃,火焰驱散了黑暗。

他这才看清身上的女子,黑衣蒙面,露出一对黯淡的双眼,身形摇摇欲坠,似乎随时要倒下。

“只是震断你一条胳膊而已,怎么一副蔫了吧唧、命不久矣的样子?”段千行见此不禁愣了一下。

他还没来得及细看,眼角余光忽然瞟一抹红影,却是血尸从女子背后扑了过来,速度极快,眨眼间已到石棺上方。

段千行下意识的一把将女子拽倒,而后抬腿一脚,正中血尸胸口。

血尸反应极快,双臂一展抓住石棺两边,将身体固定在石棺上,而后伸长了脖子朝二人咬过来。

段千行身体被压在石棺中,一身本事几乎没有用武之地,只能探出另一条腿,死死抵住血尸胸口,不让他靠近。

时间过去一小会儿,段千行双腿已经没了知觉,而血尸的狰狞大嘴却是越来越近,浓郁的腥臭直教段千行几欲晕厥,他紧紧抱着女子,二人身体之间已没有一丝缝隙,胸贴着胸,脸贴着脸,这个时候,反倒是女子身上传来的幽香救了他,让他不致被血气熏昏。

但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他念头转动,把即将燃尽的火符一收,跟着厉喝一声,“小白!”

小白应声而起,一截尾巴骤然变大,朝着血尸的腰身狠狠一甩。

几乎与此同时,段千行调动周身法力,凌空划了个符文一同拍出,耀眼的金光划破黑暗,隔空打在血尸胸口,噗嗤一声大响,火光乍起,血尸倒飞而出。

段千行松了口气,双腿无力的垂下,麻痹不已。

这时女子开口道,“你这登徒子,放开我。”

她的脸埋在段千行的脖子上,声音含糊不清,一开口便有一股热乎乎的气息打在他脖子上,痒痒的。

段千行双腿没有力气,自然不敢完全放开她,只是松开一些手臂,口中警告道,“刚才的东西你应该感觉到了,你再跟我无理取闹,我就不管你的死活。”

刚才那浓郁的血腥气女子当然能感觉到,嚅嗫半晌,她问道,“刚才那是什么?”

“血尸。”段千行淡淡回了句,重新取出一支蜡烛点燃,左右看了眼,旁边有两把明晃晃的匕首,一滩鲜血,一张符箓,除此之外,石棺中空无一物。

“哼,差点就栽在你手上了。”段千行看到那两把匕首,心里仍有些气恼,可当看到那张符箓时,不由面色大变,举目望去,空间顶部的石板一片光滑,那被他用符封住的出口已消失不见。

到现在他哪里还不明白,定是先前女子落下来的时候,连带禁制符一并卷了下来,阵法自行修复,导致出口消失。

这下事情大条了,与血尸困在一起,打又打不过,逃也逃不走。

段千行一颗心直往下沉,没好气道,“你可真是个害人精,现在好了,我算是被你害死了。”

“你占我便宜,我还没跟你算账。”女子也很生气,但似乎精神不佳,声音虚弱无力,越来越小。

段千行见此微微一愣,“你怎么了?”

说话间他顺手扯开女子脸上的黑布,借着微弱的烛光打量一眼,不禁呆了一呆,“是你!”

女子长着一张瓜子脸蛋,五官娇俏妩媚,只不过双目无神,脸色苍白无血,关键是这女子他见过,正是那天在未来旅馆有过一面之缘的青衣女子,记得她好像叫李玥来着。

李玥面纱被摘,眼中聚起一丝神采,语气冰冷的斥道,“还给我!”

段千行哼了一声,随手将面纱扔到石棺外的血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