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天中奖 >   第191章 打算辞职

年后的第一次碰头,碰了两个半小时才结束。

主要还是要商量的大事有点多。

短视频行业的蓬勃发展,已经引起了巨头们的高度重视,过年的时候,马老师还屈尊纡贵亲自给江帆打了个电话聊了聊西湖大学的理念,醉翁之意不在酒。

而据小道消息,去年关掉的微视又有了死灰复燃的迹象。

某鹅准备重新布局短视频行业。

江帆的翅膀煽动了抖音,而抖音的提前出现又直接推动了短视频行业的发展,短视频行业提前站上了风口,让不少人和巨头们都开始研究和分析短视频行业的前景未来。

互联网思维也在潜移默化改变。

这些变化,身处其中的抖音科技自然要认真分析和应对。

江帆感觉到了压力,不过还好,凭借先知先觉,他还能给抖音科扳指明方向,不至于走到歧路上,至于十几年之后,那就等十几年后再说,现在想十几年后的事还太早。

还有海洋和企鹅的官司,也有了新进展。

官司打来打去,侵权音乐是下架了。

可受伤的却是用户,年后相关衙门看不下去发话了,海洋和企鹅都挨了板子,要求两家创新合作,在竞争中探索新的合作模式,提升服务意识,提高服务质量等等。

简而言之就是,再不要告来告去了。

与其在官司上耗费精力,还不如坐下来谈谈怎么合作共赢。

于是,海洋和企鹅不得不重新坐在了谈判桌上。

事情太多,江帆很多时候只负责拍个板,已经不管具体的细节了,也没那个时间和精力事无俱细去管,能看好现在的摊子不出问题,方向不偏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有时想想,确实挺佩服那些巨头们。

那么大的摊子,还能掌住舵,想不佩服都不行。

不当老板,是体会不到带领一家企业有多么难。

碰头会开完后,已经快到下班时间。

江帆留下了刘晓艺,问:“给我说说,过年又悟到了什么?”

刘晓艺捋了捋短发,说:“我打算辞职了。”

“辞职?”

江帆一愣,这个消息太意外了。

意外到让他也瞬间愣神。

刘晓艺点点头:“是啊,青春留不住,不知不觉又长一岁,我想换个新环境,去体验一下不同的人生,或许下一步路口就是我的归宿,你该不会不让我走吧?”

江帆搓了搓脸,这个消息实在让他太意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隐隐觉的和年前那次邀请有关,但一时之间又找不出合适的理由来劝她,转了个念头,问:“想好了?”

刘晓艺道:“想好了?”

江帆又问:“一定要走?”

刘晓艺无语了一下,说:“我没开过玩笑。”

江帆笑道:“生活处处都是玩笑,偶尔开开玩笑还是有必要的,干的好好的,怎么忽然要走,你走了我这一大堆工作谁帮我处理呢,要不你上一天班休一天怎么样?”

刘晓艺哭笑不得道:“我跟你说正经事呢,不是跟你开玩笑的。”

江帆说道:“我也跟你说正经事呢!”

刘晓艺道:“不要挽留好吗,让我走吧!”

江帆看着她的眼睛,问:“干的不开心?”

刘晓艺摇摇头:“不是!”

江帆还想再问,但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就没问出来,跟她对视了半晌,似是看懂了她眼里藏着的东西,就点了点头,问:“准备去哪里,找好地方了吗?”

刘晓艺道:“没呢,准备休息一阵再说!”

江帆问道:“过年没休息好?”

刘晓艺道:“每年过年忙的要死,就不是休息的时候。”

江帆没有再问,聊了几句,起身把她送出门。

在门口瞅瞅吕小米,忽然就问了一句:“你有没有走的打算?”

两人没有关门,吕小米也听到了两人的谈话,心里正愉快呢,刘妖精竟然要走了,这可真是个好消息,冷不防江帆问了这句,就愣了下,说:“暂时还没这打算!”

江帆松了口气,又皱眉:“暂时?”

吕小米皱了皱鼻子:“当然!”

江帆瞥她一眼,没说什么进了办公室。

吕小米瞅了瞅背影,感觉到了他心情不佳。

本来还有事要说呢,想了想还是算了。

心情不好的时候最好别进去,不然容易触霉头。

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过几天再说也行。

办公室里。

江帆坐在办公桌后,想的却不是公司的事。

而是几个女人的事……

男人太优秀了烦恼也多……

江帆自恋了下,认真梳理了一下这一年多的经历和一些事,大多数可圈可点,也有处理的不好的,当初就不应该让刘晓艺来抖音科技,搞的现在纠结。

琢磨一阵,吕小米在门口探了探头:“该吃饭了!”

江帆扭头瞅了一眼,没有起身,继续沉思。

吕小米瞅了瞅,没敢再叫,回到秘书室继续等。

江老板不下班,她也下不了班,还得等着锁门。

叶秋萍不敢给她打电话,发来了微信:“出来了没?”

吕小米回:“没有,老板在发呆,还不走!”

叶秋萍来了劲:“在发呆?”

吕小米回:“嗯,看样子是在想事情!”

叶秋萍问:“你不进去提醒一下,下班吃饭了。”

吕小米回:“提醒了,没有动静。”

叶秋萍说:“去催啊,他不吃饭我们还得吃饭!”

吕小米发了个郁闷表情:“不敢!”

叶秋萍就感慨:“唉,老板都难伺候。”

吕小米说:“还好了,比数岁大的老男人好伺候点。”

叶秋萍问:“啥时候下来呢!”

吕小米说:“不知道,你去食堂等我,饭给我打好。”

叶秋萍说:“我都快成你秘书了。”

吕小米说:“你这秘书太不称职,也不把饭给我端过来!”

叶秋萍回了个发火表情:“你咋不让我给你喂饭呢!”

两个女人啰嗦一阵,叶秋萍已经到了食堂。

楼上的人已经全走完了,江老板还没动静。

吕小米等的越发郁闷了,正在琢磨要不要再去催一下呢,江帆出来了。

“你怎么还没下班?”

江帆看到她还纳闷,不是说下班了吗?

怎么还在这墨迹呢?

吕小米更郁闷:“我得锁门!”

江帆哦了一声,这才意识到自己耽误人家下班了。

也不脸红,出了秘书室就直接走了。

吕小米把门锁好后,等到了电梯口,才发现江老板在等她。

“过年期间为什么不给我每天汇报行踪?”

江帆瞅着她问,语气挺不满意。

吕小米也很不满意:“你管的真多!”

这时电梯到了。

江帆瞥她一眼:“不让管以后就不管了。”

说罢进了电梯。

吕小米撇撇嘴,踌躇了一下,也跟了进去。

楼上静悄悄的,中午下班没人会墨墨迹迹,吃过饭还要抓紧午睡一会呢!

电梯里就两人,江帆抬头瞅了瞅角落的摄像头,安安稳稳没动。

吕小米也在瞅着他,一脸的警惕,像是在防着他动手动脚似的。

江帆有点不太满意,但没有表现出来,问:“你爸的生意怎么样了?”

吕小米说:“凑凑合合,挣不到几个钱。”

江帆就有点不相信:“老赵介绍的那几个大户生意不小,怎么还挣不到钱?”

吕小米有点尬,她说的是应付话,经常被人问,总不能说生意挺好赚了不少钱,除了爆发户,大多数生意人都奉行财不白露,自然要谦虚。

没想到江帆会追问,就不知道咋说了。

噎了一下,才急中生智:“成本越来越高,价格越来越透明,利润也越来越少,各种损耗还不少,一年忙到头能挣个三四十万就算是好年景了。”

江帆问道:“你爸存了多少,一千万有没有?”

吕小米就应付:“我不知道,他没给我说过。”

江帆来了兴趣:“怎么不问清楚,难道家产全给你哥?”

吕小米又想翻白眼,但忍住了,抿着嘴,眼珠子上下左右转了一圈,不想说话。

江帆也没再问,电梯已经停了。

出了大楼,就开车回家了。

吕小米则去了食堂,一边急走一边给叶秋萍打电话。

食堂熙熙攘攘,正是午饭的高峰期,一层已经远远不够,上午的碰头会陈云芳已经提了出来,准备再拿出两层改造成食堂,江帆也同意了,但需要时间。

五六千人吃饭,拥挤是必然的。

叶秋萍占了个座位,但旁边还有两个人。

也不知道是哪个部门的,吕小米不认识,就没有打招呼。

几百个人的时候就算不认识也见过,上了千人不认识的可就多了。

到了五六千人,比例就更小了。

所以都不讲人情了,都讲规矩和制度。

吕小米坐在叶秋萍对面,饭菜已经给她打好了,拿起筷子一边吃,一边说了几句食堂人太多了之类的,对面两个女生一边吃一边也在聊天,一听就是运营部门的。

除了运营部门的人,谁天天喝酒应酬。

吕小米和叶秋萍心里还惊讶,运营部门的人天天外面跑。

怎么有时间来吃食堂了?

但运营部门的这帮人在公司是最独的,平堂也不怎么打交道,叶秋萍和吕小米也没有交流的兴趣,就一边吃饭,一边听两个女销售吐槽其他部门不作为。

公司大了,部门和部门之间也会慢慢形成鄙视链,不会公然,但真实存在,财务经常吐槽运营部门扯着虎皮扛大旗不守规矩,备用金每月都不按时清理,老是让人催,还经常违规借备用金等等,各种不按规定办事的破事一数一箩筐。

运营部门则抱怨总部的各个衙门应该学习伟人精神切实杜绝三难,提高服务质量,把事难办、话难听、脸难看在陋习给改掉,总之各种吐槽鄙视。

这其中人资和财务是运营部门吐槽的重点。

人资和后勤历来就是火药桶,属于最容易被其他部门吐槽的部门。

运营部门的两个妹子吐槽人资老是拿鸡毛当令箭,管理生搬硬套之类,这个月没按时打卡已经被扣了三百块钱,吐槽人资部人浮于世,都应该放到运营部门好好锻炼锻炼。

叶秋萍听的那叫一个不爽快,怀疑这两娘们是看到了她的胸牌故意说给她听的。

但人家没指名道姓,不爽也只能憋着。

否则就算争论一番,除了更气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两人吃到一半,运营部门的两个妹子吃起先走了。

叶秋萍这才问了声:“下面乱成这样,老板知道情况不?”

吕小米道:“这算什么乱,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上万员工的公司,怎么可能和和气气的,就好比你经常吐槽食堂的饭不好吃,难道还能把后勤的人全拉出去枪毙?”

叶秋萍道:“我就是发发牢骚,运营部门的那帮人可是看不起所有人!”

吕小米道:“业务部门都这样,大多数公司都一样,人家创造利润的部门,看不起服务部门并不奇怪,只是发几句牢骚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叶秋萍道:“可听的好气,制度是公司定的,又不是我们定的,我们只是执行者,再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业务忙就可以不打卡不遵守制度了?就算真的业务外出打不了卡,难道不能写个单子?公司又不是没有相关制度,写个单子说明一下能费多少事?”

吕小米想了想,中肯评价:“运营部门的这帮人确实有点过分。”

叶秋萍问:“老板不管这事?”

吕小米道:“现在公司大少大事,老板哪有那么多时间精力管这种小事。”

叶秋萍就感慨:“怎么能不管的,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可不是小事,部门之间互相扯个皮也是正常的,哪个公司都存在,但不能太过火,不然人心就散了。”

吕小米翻了个白眼:“吃你的饭吧,就别给老板操心了,人家不比你想的远?”

叶秋萍撇撇嘴,没再说这个,问:“你哥呢,过完年还去京城?”

吕小米顿时苦了脸:“也不知道他哪根筋抽了风,早上还给我打电话说要来魔都,让我给他在公司找一个岗位,要到公司来上班,太不让人省心了。”

叶秋萍一脸惊讶道:“真的假的?”

吕小米道:“真的!”

叶秋萍道:“既然他想上班,那你就给他问问呗,上班总比他自己瞎折腾好。”

吕小米无语道:“我哥脑子出问题了,你脑子也抽风了?我又不是抖音科技老板,把你弄进来都有人在说闲话,再把我哥弄进来,我还想不想干了?”

叶秋萍嘴皮动了动,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