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dn07

仙国。

这个背对苍生的万历帝,竟然想要打造一个人间仙国。

周长青的浩然分身听到这句话,整个人都是一愣,随后一股莫名的热血便扬了起来。

不因其他,单单是人间仙朝四个字,便足以让任何一个人感觉到振奋。

甚至某种程度上,这与他施展文化改革的目的,颇为相似。

“难怪敢以万历为号,只是不止你的气魄,究竟能够有多大?”

看着万历帝的背影,浩然分身在心中想道。

虽然万历帝口中建立人间仙朝的初衷,是为了反过来镇压天外之魔。

可就像钦天监的那位袁师所说的那样,人心思变。

周长青不担心阶级的固化,因为想要大炎成为神话传说之中的天庭。

以现在大炎的情况而言,无疑痴人说梦,甚至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

在这么悠久的时间,知晓政体演变的周长青,有十足的把握,让众人所担忧的死水,不会发生。

但他在意的是,解决天外之魔后,万历帝是否如此刻这般,还拥有着初衷。

他这番想要消灭天外之魔的想法之中,会不会隐藏着,让自己一人长生,而献祭整个人间王朝的想法。

虽然这种想法,非常渺小,但浩然分身需要确定。

就像此前浩然分身回答万历帝一般,本尊既然修道,便自当逍遥世间。

只会留下一尊分身在人间王朝之内,直到一切水到渠成为止。

逍遥,不是非得违法。

逍遥是为了在遇见讲理之人时讲理,遇见恶人可拔剑的底气。

若有一日当人间王朝秩序已定之时,本尊游戏人间红尘时,也不介意偶尔当个路过的侠客。

这些念头,一一浮现在浩然分身的心中,而此时万历帝也听到这番话之后,转了过来。

“爱卿,难道不担心袁师方才所言?”

万历说完,目光如炯的看向浩然分身。

方才那一番话,虽然说的极为简单,可却直指矛盾的弊端,一下就搓中了万历帝心中的紧要之处。

虽然眼下的大炎的确是无比强盛,可他也只能把控大局。

更进一步,便会变得模糊。

而他若是一旦向这模糊之地伸手,便会明显的感觉到一股好似蛛网一般的力量,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

他能感觉到那些力量来自于何处,可是这些力量牵扯甚广。

他可以砍断一处,却不能灭尽所有。

“天下没有不愿意当官的人,天下也并不是非得指望那些人。

陛下之所以问出此语,无非是担心牵连甚广。

可即便再次牵连甚广,又如何比得上天外之魔的入侵。

难道还有比异元最后的结局,要来的惨痛不成。”

说到这里,浩然分身的嘴角浮现一丝微笑。

“况且,眼下我们正好有一个机会。”

“爱卿是指后金?”

万历帝也是一个精明的人,当即目光一亮的道。

“不错,后金虽灭,但元蒙在外环顾,边关之危时刻存在。

为了防止外敌入侵,陛下决定为天下百姓编户造册统一规划。

对天下百姓之地,在户之人进行统计。

南方臃肿,彼此之间多有纠缠,但北方因为外敌常在,陛下一边施以恩惠一边登记造册,却是不难。

毕竟,此番我大炎灭一国,军威正盛谁人敢在这个时候抵挡陛下。

先定北方,然而以造强军之民,再入南方。

陛下到时可以让北方的士兵协助南下之人登记造册。

如有不从者,找出阻拦之人的罪证将其锁拿入狱或是斩杀,皆在陛下一念之间。

如此,由北向南之策,可让陛下之威,深入民心,铲除沉年淤积。”

说到这里,浩然分身顿了顿,又补充道。

“陛下此举是为天下计,施展此计之前,臣之愚见是,可以先公布后金之残暴,以及北方军民之惨状。

以此,可以让百姓心中知晓陛下心怀天下的正面形象。

每去一地,可详细记录在此地发生之事,以官方之名,管控天下之人的话语。

凡反对、作乱之人,让天下之人诛之。

如此,即便有人作乱,有天下民心在手,陛下除之,乃是善而非恶。

登记造册完整之后,若情节严重,陛下可罢免施展此策之人,以宽慰天下之心。

不过有功之人为陛下受累虽是应该,但天外之魔窥伺在外,故而可戴罪立功,将其编练新军。”

“但此举,不到情况严重之时,臣建议不要实施。

毕竟有功之人应当获得荣誉,陛下以为如何?”

说完,浩然分身的目光看向万历帝道。

“此计,虽不详细,却倾向大同。”

半晌,万历帝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吐出一句话道。

他本以为周长青方才之语,只是年轻气盛所致,可此刻听完整个计策,内心却是受到了震撼。

此计虽然简单,但却以大势而行,乃是堂堂正正之策。

其中无论是引导官方之语,还是处理之法,看似简单,却始终牢牢的保持着大势。

“此计能行。”

越是思索,万历帝心中便越是觉得此举成功的可能性极高。

不过计策再是完美,若是执行之人缺乏魄力,或是无能的话,也是无用。

想到这里,万历帝看向浩然分身的目光更是热烈,最后忍不住再次深呼一口气后,将目光看向张家卫道。

“张先生,阳明学院有你师徒二人是天下之福,此计我深为欣喜。

不过朕从周爱卿的三言两句之中也看见想要达到安定天下的目的,需要极大的魄力。

不知阳明学院,是否有心,再次接下这个任务。”

最后这一句话,万历帝是看着张家卫和浩然分身两个人说道。

“陛下既为天下,臣等自然愿意承担如此重任。”

张家卫和浩然分身恭敬的说道。

“好,不过此计牵扯甚广,且眼下刚刚入春,百姓还需要劳作,不易大动干戈。

如此,正式执行便放在春耕之后,如何?”

万历帝说道。

“陛下圣明。”

“不过方才周爱卿之语让朕甚为认同,故后金残暴之语,可以先行。

此事,便也交给两位了。”

“臣等定当竭尽全力。”

听到这话,万历帝心中更是无比喜悦,不由得脱口而出道。

“周爱卿,朕有一女,名为朱轩瑛,年芳十七,最是仰慕学识过人之辈。

朕观稷下学宫文风正甚,便是朕的皇孙朱子校,也经常前往学宫学习。

此番破灭后金,朕国事繁忙,深感无法尽到父亲的责任。

这段时间,不如让轩瑛跟随爱卿,在学宫学习如何?

左右爱卿也只是一具分身,交给爱卿,朕放心。”

还不等周长青说话,万历帝便大手一挥,径直的说道。

“......”

好家伙,直呼好家伙。

“我才刚刚献出一个堂堂正正的大势之计,转头你就来这一招。”

浩然分身愣住了。

他怀疑万历帝这是在借机为自家的女儿谋福利,想要趁机绑住优秀的自己。

“既是陛下所托,臣义不容辞,定当细心教导公主殿下。”

浩然分身恭敬的说道。

他这不是贪图有着京都第一美人荣昌公主的美色。

纯粹是万历帝以势压人,身不由己之下,故意坑一下本尊而已。

“好,很好,这天下有爱卿,实乃百姓之福也。”

对于浩然分身的识相,万历帝很是满意,当即再次问道。

“不知周爱卿,对于人间仙朝,是何看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