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基里艾洛德人的证明吗?”

居间惠喃喃道。

千姬浚转身看着居间惠,问道:

“小惠,你没事吧?”

“没事。”

有千姬浚在前面帮她挡着,基本除了刚刚扑面而来的热浪让她有些难以呼吸之外,什么事儿也没有。

千姬浚的倒是惨了,他体质是不错,但是衣服不行。上面还插着许多迸射出来的玻璃渣子。

居间惠轻轻的帮千姬浚拔了几颗出来,问道:

“你呢?没事吧?”

千姬浚将居间惠的手从自己的衣服上拿来,道:

“你小心点,万一玻璃渣子扎到你的手怎么办?”

说完,千姬浚往后退了几步,然后用手拍打着衣服上的玻璃渣子。拥有美队体质的千姬浚,身体犹如钢铁一般,直接用手去拍这点玻璃渣子,对他来说丝毫不影响。

“哎!你……”

居间惠见千姬浚这样,刚想要劝下千姬浚,但是看到千姬浚的手根本没有受到影响,便止住了想要说的话。

这时,居间惠腰间的PDI响了起来。

“我是居间惠!”

PDI里宗方出现在了屏幕上,说道:

“队长,泽井总监还有其他参谋以及局长让你回来开会。”

“好!我知道了!”

挂断后,居间惠来到千姬浚面前,抱歉道:

“阿娜塔,抱歉!不能继续陪着你了,我现在要立马赶回TPC开会。”

千姬浚点了点头道:

“好!我送你过去吧!”

“不用,待会我的队员们就过来接我回去。”

没过一会儿,大古驾驶着夏洛克车来到了电视台的大楼门口。

千姬浚冲大古笑了... ...笑,有大古来接居间惠,他待会就不用偷偷跟着去TPC了。

刚刚听到居间惠说有胜利队的队员来接她回TPC的时候,千姬浚怕基里艾洛德人会来个突然间的偷袭,所以想着待会自己暗中跟着居间惠保护她。

既然看到是大古,这个迪迦奥特曼的人间体,那他就不用跟去了。有大古在,基里艾洛德人可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目送居间惠离开后,千姬浚来到了电视台的地下车库。

“站住!”

千姬浚正走着,一道冷酷的声音从他后面响起。

千姬浚双手举起,慢慢的转过了身。

叫住千姬浚的是一个穿着黑色袍子的男子,他的头低着,用袍子自带的帽子将他的脸挡住了,再加上地下这微弱的灯光,即使千姬浚的眼睛再好,也没能看清楚男子的外貌。

“你就是千姬浚吧?!”

黑袍男子阴沉着声音问道。

千姬浚耸了耸肩,道:

“你都能找到我,居然会不知道我是谁?”

黑袍男子慢慢的朝千姬浚走进,围绕着千姬浚绕了一圈后,黑袍男子这才说道:

“我是一个预言家,同时我也是基里艾洛德人。”

“预言家?我还狼人呢,我们都喜欢刀预言家。”

预言家被千姬浚这翻话给弄懵了,心里暗道:资料上没有说千姬浚是狼人啊,难道情报有误?

忽然,他想到了刚刚千姬浚在电视台门口保护居间惠的样子,冷笑道:

“怪不得你身上没有伤,原来是一个变异的狼人。”

千姬浚:“……”

这家伙好像不太聪明的样子?没有玩过狼人杀吗?

预言家见千姬浚不说话,以为自己的猜测是对的,继续道:

“不过,我虽然... ...活了很多年,但是这还是第一次听说狼人的。也难怪那个女人能够看上你这样平时表现普普通通的人,原来如此。”

他作为基里艾洛德人,但是是一个灵魂体。只有不断的附身,他才能够在地球存活下去。

算一算时间,他似乎已经火了差不多有一两千万年了。

他经历过地球上许许多多的变化,也见识过人类在一定时间内的进化。

狼人,第一次听说。

千姬浚见他误会,干脆也就将计就计的装下去,他问道:

“别说那么多的废话了,你们找我干嘛?来示威?”

预言家摇了摇头,不屑道:

“不不不,我们伟大的基里艾洛德人不会找一个垃圾来示威。”

说完,他凑到千姬浚的耳边,冷冷的说道:

“我只想想把你抓住,然后让那个女人向我们伟大的基里艾洛德人表示崇高的敬意。我要让她知道,我们基里艾洛德人才是这个世界的神!

她口中的奥特曼,根本成为不了地球的保护神!这个世界上的人类,需要我们基里艾洛德人来引导他们!”

越说到最后,预言家表现的越为激动。甚至,当他说到最后那句话时,他双手托天,脸上的兴奋之色根本毫不掩饰。

地下车库比较封闭,预言家的话在这里产生了回音。好在现在整个车库就他和千姬浚,要是有其他人路过,绝对会把预言家当成疯子一样看待。

“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不认为我们基里艾洛德人可以引导人类吗?”

预言家见千姬浚面无表情,他怒气冲冲的指着千姬浚喝道。

千姬浚不禁笑了出来,手也不举了,抱着胳膊,问道:

“你不是自称预言家吗?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已经调查... ...过了,你不过是那个胜利队队长居间惠的老公罢了。”

预言家不屑道。

说完,又道:

“对了,你还是狼人。这个倒是没有调查到,不过也没有关系。在我们基里艾洛德人面前,你们就如同垃圾一般。”

千姬浚冷笑一声,道:

“就你还预言家,我以为有什么本事。没想到,居然连我的身份也没有调查出来。”

“什么身份?”

千姬浚将头凑了过去,靠在预言家耳边,缓缓说道:

“我还是——赛罗奥特曼!”

话音刚落,千姬浚猛的一出拳,砸在了预言家的胸口。

“你……!!!”

预言家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身子直接飞了出去。

千姬浚这一拳犹如一辆急速行驶的卡车的冲击力,没来及反应的预言家直到撞在了十几米的墙壁上才停下来。

坚硬的墙被砸出了裂纹,预言家捂着自己的胸口,双眼冰冷的看着千姬浚。

“没想到你居然是赛罗奥特曼!”

预言家咬牙切齿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