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追你大爷!这是遁术!遁术!你自己钻土里找去吧!”

大黑要被这些鬼差活活气死了!

不靠谱啊不靠谱!

小祖宗就应该收点自己的得力干将,你看看这些糟心玩意!太他妈坏事了!

不过转念一想,有了周学通的例子在前,她恐怕再也无法信任别人了吧?

大黑犹记得当年,他与小祖宗可是一路相爱相杀走过来的。

后来慢慢成了一种默契,每天都要斗一斗。

当然,若不是为了救他,小祖宗怕是不会与他烙下生死契的……

“小祖宗。”大黑怯生生地望着面色冰冷的女孩,“现在,怎么办?被他跑掉了……”

“孟大人饶命啊!”

“孟大人放过老幺吧!他也不是成心的!”

大黑话还没说完呢,其他五位鬼差纷纷跪下求饶。

只有那位心大的老幺,左右看看,还不明白发生什么呢。

被拉了一下,才顺势跪下,“孟大人,我错了,刚才真是没忍住。不过孟大人的徒儿,真是厉害啊!剩下那么一点残魂都如此牛逼!在下佩服,佩服!”

大黑:“?”

众鬼差:“……”

那个什么,老幺啊!你是不是有人类说的那个什么‘社交牛逼症’啊?

孟大人脸都黑成什么样了?还有心情拍马屁呢???

“今日之事……”

孟晚看着众鬼差,终于开口。

“孟大人放心!我们今日就是来捉小鬼的!这可是孟大人的弟弟,地府隆重欢迎,应该的应该的!”

鬼差老五最懂事,连忙上前,双手捧在孟晚面前。

开玩笑!

就算孟大人没有特意吩咐,这么蠢的事他们也不会说... ...好吗?

若是传出去,地府那位罗刹大概会要了他们的狗命吧?

虽然,他已经离开地府挺久,据说去追某位仙女去了,害,可惜了孟大人……

孟晚[・_・?]:“?”

见鬼差的眼神,逐渐由恭敬转为同情,孟晚满头问号。

求知欲又太低,懒得问,便将手中的玉佩交给鬼差,“好好照看他。”

“一定的一定的!这是孟大人的亲弟弟嘛!”

千里之外的贾福岫,狠狠打了个喷嚏,“?”

鬼差拍着马屁,见孟晚没有拒绝,对待小鬼的态度越发好。

小鬼恋恋不舍地告别孟晚,终于由六位鬼差带着去了地府,排面那叫一个牛逼哄哄。

“小祖宗,这聚灵箍中的残魂怎么办?要是周学通……诶?你笑什么?”

大黑嘴里叼着聚灵箍,正说着话呢,却发现他家小祖宗,在鬼差们离开后,唇角微微勾起,貌似在笑?

而且,笑得有些诡异啊!

大黑这小脑袋瓜,飞速旋转,“我知道了!你该不会是故意放走周学通的吧!直接抓去地府受刑,肯定没有成为在阳间惩罚他来的痛快!”

想想也是,周学通此生最大的梦想便是得道成仙,怎么甘愿去地府做鬼?

他想要借尸还魂,完成他的梦想。

只可惜,一缕残魂而已,恐怕连一只鸡的身体都无法寄生,更何况人身了。

这不比带去地府让他受刑更残酷?

小祖宗又不能光明正大放走周学通,才佯装生气……

唔,一定是这样的!

“胡说八道什么呢?”孟晚大概是太了解大黑的发散性思维,弹了下他的脑瓜崩,“我怎么会故意让那种狗东西在人类世界呆着?留着惹麻烦?若是能收服,自然最好... ...不过。”

“那你笑啥呀?”大黑还是觉得不对劲儿。

“我笑啊……”孟晚对大黑眨了眨眼,“你猜?”

其实,大黑猜对了一半。

八百年前,周学通的本事不在孟晚话下。

八百年后,她在进步,周学通更是日以继夜,魔怔一般的想要得道成仙。

所以尽管没有抓到周学通,她其实早有预算,此次不会那么顺利的,也没有那么失望和生气。

只不过……

咳,在小弟们面前,她是要面子的啊喂!

但一想到接下来的日子,狗东西就要成为孤魂野鬼,还得东躲西藏,连宿体都找不到,说不定还真就得做一只狗?

她就忍不住开心。

只剩下一魂四魄了,周学通,下次再见,便是你魂飞魄散之时。

当然,这有些小变态的喜悦,孟晚是不会分享给大黑的。

不过此时此刻,一人一鸟遇到了更加棘手的事情……

她要……怎么回到市区?

孟晚与大黑对视一眼,看着空荡荡的马路,一辆来往的车辆都没有,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一个小时过去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

眼看到了中午,连早饭都没吃的孟晚,饿得肚子叽里咕噜叫。

“小祖宗,不然我背你飞回去吧!你知道我可以……”

“胡闹。”

孟晚不搭理大黑,继续研究她的老人机。

这手机还是从奶奶那里继承来的,她从不打电话,只负责接,竟没发现按键失灵了。

可她这电话号码啊,知道的人可太少了,恐怕……

‘铃铃铃——铃铃铃——’

老式的铃音响起,就好像和孟晚有心灵感应似的,她刚犯愁不会有人打... ...电话给自己,铃音便响了。

孟晚从来没有这么迫不及待地接一个电话,按了好几次,失灵的按键才终于接起。

“喂!你好呀~”

电话那头似乎愣了片刻,等孟晚再次‘喂’的时候,才回神。

“孟姑娘?”

女孩欢快的声音,让墨砚不禁以为自己打错了。

“唔,墨先生?”

男人低沉浑厚的声音,富有磁性,很是独特。

从电话那端传来,孟晚也在第一时间分辨出来,“有什么事?”

“沈若随,消失了。”

他的声音透着一丝疲惫,似乎很久都没有休息好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