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昊就这么站在这片黄泉之内,没有任何言语。

他看着这片黄泉,眼眸深处,闪过一抹说出来的神色,带着几分疑惑,带着几分不解!许久之后,他缓缓恢复了平静,然后,从黄泉内走了出来,那太极八卦图慢慢的收敛到他的身后,化为一道黑白分明的光晕,每一步走出,脚下都会多出一个黑白的色光圈,那黄泉里的水流,主动分开,丝毫都不敢沾染到王昊的身上!他走出河底,来到河岸之上,看着那黄泉的水流一点点的将干涸的河床充满,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数以万计的酆都鬼蜮内的魂魄兴奋的欢呼。

赢勾站在他的身边,神色复杂的看着王昊,开口问道:“你怎么做到的?”

他真的很不理解!他自诩是这片世界的掌控者,但是在黄泉干枯的这件事情上,却完全没有任何办法,可是王昊仅仅是在这里参悟了几天而已,居然可以将黄泉之水重新引下来,而在一开始,自己却不想让他去感悟生死之力,这分明是一个大型的打脸现场,尤其是赢勾这么骄傲的一个人。

“我也不知道!感悟着感悟着,就变成了这样!”

王昊耸耸肩,摆出一个十分欠揍的表情。

就好像那些考了全年级第一的尖子生,别人问他怎么学习的,他说自己就是随便看看而已,是一个道理!赢勾的嘴角抽搐了几下,顿时不想和王昊聊天了。

“这黄泉水,是从哪里来的?”

王昊看着远处的黄泉水,认真的开口问道。

“不知道!”

赢勾摇了摇头:“在我当初自封这里的时候,黄泉就有了!从何处来,到何处去,没有人说的清楚!”

王昊眯了眯眼睛。

“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

赢勾道。

“因为,我在这水源里,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王昊看着远处翻滚的黄泉水:“我感受过一种和黄泉水截然不同,但是却有好像气息相近的水源!是一种可以增加寿元的灵泉,我当时在西域的苍茫神殿里得到过!”

王昊说的是,灵泉之水!当初王昊在西域苍茫神殿的时候,这处水源是搬山猿在看守,当初的仙帝战无情一直想要窥察,却始终没办法得到,最后便宜了王昊。

按说这两种水源是截然不同的感觉,毕竟一个引之可以增加寿元,一个却带着浓郁的死气,很难让人联想到一起,别人或许不会察觉到什么,但是王昊如今以生死之道进阶仙帝,在这一方面本来就超出别人太多,当黄泉之水流下来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一丝奇怪的羁绊!仿佛是同根之源!生死相分!“你说的这个,我不是很清楚!不过,你若是有时间,可以再去西域苍茫神殿里查看一下!”

赢勾道。

“嗯!”

王昊点了点头。

以前的时候,他倒是真的没有想这么多,但是现在却突然间发现,似乎这一切都并不简单,西域的灵泉主生,东域的黄泉主死,而自己领悟的,却恰好是生死大道,而自己现在,还是西域的仙帝!一切的一切,都带着浓浓的谜团。

等到把东域的事情忙完,先回西域看一眼吧!又和赢勾聊了一会,赢勾对于五千年前的事情倒是知道不少,可惜的是因为一直封印在酆都,导致对现在外界的事情倒不是很了解,不过倒也刚好和王昊知道的做一个互补。

那边器胎终于吃完了!吃的饱饱的,整个身体都膨大的一倍,摇摇晃晃的飞到王昊的身边,仔细查看,此时器胎的表面上,居然蒙上了一层土黄色的光泽,这些光泽和原来的水之力在一起,彼此融合,变成了一幅奇怪的画面,不仅如此,其上还有无数青绿色的光点,那浓郁的灵气弥漫四方,强横无比!嘶!这龙脉居然这么强?

此时明显感觉到原本器胎内的土属性从无到有,几乎要达到大圆满的程度,这提升程度,简直是令人发指!“前辈,你还有多余的龙脉吗?

我觉得它还能再吃一会!”

王昊想了一下,看着赢勾开口道。

这机会可无比难得!要是真的能再吃一条,那说不定器胎的土之力就直接满级了!赢勾额头的青筋开始暴起,有种想打人的冲动!你把我这里当什么地方了?

一条不够,还要再吃?

干脆把酆都所有的灵气都送给你算了!“好吧!没有就没有吧!”

王昊看到赢勾的表情,赶紧摆手,顺道把器胎按到了自己的眉心里!吃这么多已经不错了,万一把赢勾弄火了,在他的底盘里,自己还真的不一定是对手!要说这一次来酆都,收获真的不少!土之力大成,生死之术也有了进一步的提升,单说那些被自己吸收的体内的黄泉之力,都足够让自己消化和修炼一段时间了!又聊了几句,王昊拱手告辞!而就在他准备走的时候,赢勾立在原地,淡淡的开口道:“你方才眉心里的那个东西,很逆天!好好滋养和保护,也许以后会达到你意想不到的高度!”

王昊顿了一下,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带着苍敖,在那些桂鬼兵鬼将的护送下,朝着酆都之外走去!在他之走,赢勾背负双手,站在黄泉边缘,看着那盛开的彼岸花,嘴角带着一抹看不清的淡笑。

仿佛看透了什么,只是,却无法开口!……酆都鬼蜮之外。

王昊和苍敖一起站立着。

王昊眯眼看了看酆都。

此时他倒是愈发的奇怪起来,当初这十大禁地,是上古大战之后出现的,而东域酆都里的黄泉和西域苍茫神殿里的灵泉,到底有什么关系?

生死轮回,万物皆然,看来,回头还要再去西域的苍茫神殿看看,也许还会发现什么当初自己遗漏的东西!“大人,咱们现在去哪里?”

苍敖问道。

“去见一下叶长青吧!”

王昊想了一下开口道,而在开口之后,他的面色微微一变,抬头看着远处的苍穹,呵呵笑道:“看来,不用我们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