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不用出手。”

沈前听到柳长青如此说,不由一怔。

“为什么?”虽然大概猜到原因,但沈前还是想争取一下。

“你对自己的实力没点逼数吗?”柳长青冷笑道,“你一旦出手,这场试炼就失去了意义。”

果然。

“可黄校长的奖励怎么办……”沈前嘀咕道。

“你说什么?”

“六师兄言之有理,我今天一定认真划水。”沈前保证道。

“嗯。”柳长青满意点头,打了个哈欠道,“当然,也不是要你什么都不做,如果事情有失控迹象,你出手护一下他们周全。”

沈前听出了不对劲,“失控?”

“本来黄韬和赵翰海是不同意我的试炼计划的,对于你们高三学生来说是有点危险,但真金全靠火炼,老师非要我善始善终,我只能看看有没有奇迹出现了。”

柳长青痛苦的揉了揉眉心。

“大鱼肯定没有,但说不定有小鱼三两只,陈锋未必顾得过来,你多留个心眼就是。”

“假如我也打不过呢?”

稳健的沈前问出了最坏的情况,柳长青是何等境界,他嘴里的“小鱼”鬼知道是什么存在。

“放心吧,我也不会离太远,所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柳长青摆摆手。

“哦。”沈前一听有柳长青兜底,顿时放心了。

和柳长青拉完关系,沈前回到了人群中。

“沈前,你是不是有社交牛逼症啊?”

郑少阳满脸羡慕,“我看见柳老师都有点打哆嗦,你竟然敢上前去交谈?”

不少人也假装不在意的竖起了耳朵,显然都极为好奇沈前是怎么做到的。

“哦,他是我师兄。”沈前实话实说道。

“切!”

周围的人顿时一哄而散。

沈前无奈耸肩,他已经发现了,什么伪装都是多余的,因为说实话根本就没人相信。

无论是父母同学还是老师,都不肯相信他真的变牛逼了。

……除了霍伶儿。

只有她瞪大了眼睛,不断追着沈前问内里的细节。

还有一个人有点奇怪。

沈前转头看了三次,确定不是自己的错觉之后,纳闷的开口问道:“你瞅啥?”

是的,从刚才开始周晓光就一直盯着自己,眼神异常复杂,让沈前有些头皮发麻。

周晓光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过来,“借一步说话。”

“你别乱说,我手环上从来不存和学习无关的影视资料。”沈前严肃的说道。

周晓光茫然了一瞬,随即皱眉,“我有事问你。”

沈前意识到是自己误会了,都怪老王和周旭,他们就成天互相“借一部”,把自己的思想都带歪了。

扒拉开霍伶儿揪着自己袖子的小手,沈前跟周晓光来到了场馆的角落。

“是不是你?”周晓光迫不及待的开口道,死死盯着沈前,“九州武道馆排行榜上那个,是你吗?”

沈前这才恍然,原来是这事。

和赵鑫第二次在武道馆发生冲突的时候,沈前不得已亮出了初武者的徽章,然后他的排名就直接到了南城店的第一,总榜的十六。

貌似,刚好就是在周晓光的上面。

如果不是周晓光提及,沈前都快把这事忘记了。

“是我。”沈前点头。

“既然你有如此实力,为什么当初不跟我认真打一场?”周晓光质问道,“你看不起我?”

沈前有点头疼,说起来他跟周晓光真没什么矛盾,就是第一次对战的时候自己直接认输,搞得周晓光耿耿于怀。

沈前是不太能理解这种脑回路的。

让你赢还不行?

当时沈前本身的实力还不太行,自己出手怕被他打死,系统出手怕打死他,两难。

“既然武道馆评估我们的排名如此接近,你难道就不好奇吗?”

周晓光目光灼灼的问道,“我们……究竟谁更胜一筹?”

“为什么非要分出个高下,有何意义?”沈前不懂就问。

“谁说没有?”

周晓光声音高了一些,“武道之路就是必争之路,既然你排名超过我,那就证明给我看,你有这个实力!”

神经病!

沈前懒得多说,转身就走。

“和我打一场,我给你十万!”周晓光急了,蓦然说道。

沈前停下脚步,沉默了一会才叹息道:“不得不说,十万我很心动,换做两个月前,我一定和你打,哪怕被骂无耻……但现在不行。”

“赚这种钱实在太昧良心了。”

“你……”周晓光握拳,但还是忍住了,他低声道:“你难道就没有那种感觉吗?”

“什么感觉?”沈前一怔。

“失去目标的感觉。”

一向高傲的周晓光迷茫的说道,“丁一走了,邱小北也走了……我只不过请了个假错过了四大校的招生组,回来就发现,我已经站在了七中之巅。”

“我也曾沾沾自喜过,直到上次和死囚对战,我不仅输了,还输得如此丢脸!”

“我这才发现这三个月我几乎在原地踏步,我需要一个对手,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

“你呢,你难道就不会有这种危机感紧迫感吗,你应该也知道柳长青是为何而来,他却谁都没看上,你就不觉得羞耻?!”

周晓光说到后面,已经是在低吼,搞得远处不少人侧目。

沈前总算是明白了一些周晓光的心态,与其说对手,不如说他需要一个明确的目标来鞭策自己。

“可你还是找错了人,我不适合做你的对手或者说目标,你也不适合我,我已经有盯上的人了。”沈前摇头道。

周晓光不信道:“这七中除了我,还有谁适合你?”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别扭……

“我盯上的人不在七中。”

“你说的是谁?”周晓光一愣。

“还能有谁?”沈前笑了笑,“自然是最强的那个。”

沈前说完就走了,半晌周晓光才反应过来,明白沈前是在说谁之后,他气得脸色发白。

王朔?

开什么玩笑啊混蛋!

……

柳长青似乎是在等待什么,一直到快接近七点,接了一个电话的柳长青才朝着陈锋挥了挥手。

“列队!”收到信号的陈锋冷漠出声,示意集训班的成员集合。

“沈前,你又怎么得罪周晓光了,我看他一副想要吃了你的样子?”郑少阳不解的问道。

“没事,反正过了今晚大家就没有瓜葛了。”沈前懒得回头去看周晓光阴沉的脸,不在意的说道。

“也是……你说咱们要去哪试炼啊,看来还挺远。”

这时列好队的一众人已经跟着陈锋走出了场馆,看见门口停着的大巴时,郑少阳奇道。

“反正又不可能出城,哪里都一样……”

沈前随口说完就愣了愣。

不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