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时在作为小孩子住在这个家的时候,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为什么这间公寓的锁都不能反锁?

是谁做出的这种毫无**的设计?

不知道人与人之间不但存在着距离,还有可能成为负距离吗?

就算苏时觉得自己脸皮已经够厚,现在遇到这种情况,还是会有些不好意思。

有种偷偷潜入房间欺负妹妹,却被姐姐当场逮住的感觉。

唐梦语将茶杯放在电脑桌上,坏坏的眼神微微瞟了眼浑身不自在的苏时,最后又将目光定格在缩在被子里的夏果儿身上。

她直接扑了上去,掀开被子揉搓着夏果儿的脸颊。

“啊呀呀呀~果果啊~第一次感觉怎么样啊~居然还在浴室里~哈哈哈哈~”

肆意的大笑更要不说夏果儿,就连呆坐在床沿的苏时都感觉脸颊发烫。

虽说他早就知道唐梦语不怎么正经,但当着自己面说出这种事,还真让苏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或许这也是夏果儿与唐梦语之间关系亲密的表现吧!能将这种羞耻的事当面说出来。

“好啦梦姐!羞死我了!你快出去啦!”

夏果儿急忙又扯过被子,将自己给裹了起来。

那通红的脸蛋,那委屈的眼神,越看越怎么可爱,勾起唐梦语心底的欺负**。

当人类面对的东西越可爱,大脑的正面情绪就会越强烈,当大脑处于极度愉悦的时候,就需要负向情绪来底线,以此达到平衡。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看见可爱的女孩子,反而想要欺负她的原因。

唐梦语开始和夏果儿在床上嬉笑玩闹,两名女孩渐渐缠在了一起。

她不停用一些羞耻的话来挑逗夏果儿。

“果果,快给我说说,为什么选在浴... ...室啊?是在浴缸里吗?好刺激啊~”

唐梦语从身后抱着夏果儿,嘴角满满的笑意。

夏果儿的表情有些扭曲,伸手想要推开黏着自己的唐梦语。

“很讨厌啦梦姐!你怎么知道我们......我们在浴室里......”

唐梦语情不自禁在夏果儿脸颊上亲了一口:“因为你的声音太大咯!我在客厅都听见了你喘息的叫声哦~听着很不错哟~”

她转头看向苏时,歪头微笑着说:“我亲一下脸,你应该不介意吧?”

“啊?”苏时一愣,恍惚中摇了摇头:“没,没事......我不介意.......”

紧张的气氛渐渐消散,现在反而显得有些欢快。

苏时也静下心来,拿起一杯果汁递给夏果儿。

“喝点吧。”

唐梦语也点头附和:“嗯,果果喝点吧!你嗓子估计都喊哑了!”

“你......你们都出去!不许进我房间!都出去!”

夏果儿红着脸推搡唐梦语和苏时,将两人赶出了房间。

走廊上,唐梦语抚摸着脸颊,歪头看着房门微笑。

“还真是害羞了,实在是太可爱了~”

她转头看着苏时,笑着询问:“苏时,你说果果是不是很可爱啊?”

“啊?嗯!是很可爱......”

苏时不知道还说什么,只好顺着唐梦语的话往下接。

“你想进去随时都能进哦~这里的锁我都改装过,没办法反锁,当时是怕小时......怕小时乱跑......”

说着说着,唐梦语脸色突变,表情平静下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挤出一抹微笑。

“谢谢你给我做的夜宵,很好吃,明天我请你吃饭,就先不打扰你们了,... ...我回房间休息了,晚安。”

唐梦语返回了卧室。

苏时想说点什么,却怎么也开不了口,注视着房门缓缓闭合。

她是想到「苏小时」了。

今天出现在家里的,本该是那名四岁小男孩,不该是作为夏果儿恋人的苏时。

开怀大笑后,是无尽的落寞。

苏时回到客厅,不一会儿又返回走廊。

嘭嘭嘭!

他轻轻翘着唐梦语的房门。

很快得到回应,唐梦语打开门,对着苏时甜美的微笑。

“你现在不该敲我的门,应该去陪陪果果,让女朋友独处可不是一个好男人应该做的事。”

她这样说着,语气平淡。

苏时笑着摇了摇头,将今天在商场买的毛绒玩具举在身前。

“小时让我给你带的礼物,让我亲手交给你。”

唐梦语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像是笑着叹了口气。

她转身走返回卧室。

“进来吧,我也想听听小时的情况。”

“嗯,那打扰了。”

苏时点点头,抱着毛绒玩具走进唐梦语的房间。

熟悉的书架,熟悉的办公桌,熟悉的单人床......场景依旧是如此熟悉。

“梦姐,你还没打算休息吗?”苏时看着桌上泛着光的电脑,出声询问。

“嗯,还有点工作没忙完,你随便坐。”唐梦语坐在电脑椅上,单手托腮看着苏时。

带着笑意眼神,有种说不出的复杂意味。

苏时默默点头,坐在一张小凳子上。

“小时这段时间要去认识新的亲戚,所以就.......”

“嗯,我知道。”

唐梦语取下眼镜放在桌上,平静地微笑着说:“小时现在也有家人了,我挺... ...替他高兴的。”

嗓音淡然,却透露出一抹悲凉。

苏时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却不知如何开口。

“对,对了!梦姐,小时让我告诉你,下周他想和你们出去玩,你有时间吗?”

“下周?”

唐梦语眨了眨眼,想了想回答说:“如果是小时的邀请的话,我倒是随时有时间。”

“嗯!那就好!到时候我会把小狸叫上,你通知下亦菲姐一家。”

“哦?这么多人?”

“嗯。”苏时挑着嘴角微笑,解释说:“家庭聚会嘛,人多才能玩得开心。”

“这......嗯行,只要小时在,我就陪你们去。”

“等我确定时间和地点以后,我提前联系你。”

苏时站起身,转头走向门口:“那梦姐,你就先休息,我就不打扰了,晚安。”

“嗯。晚安。”

唐梦语笑着挥了挥手。

苏时回应一个微笑,轻轻关紧房门。

随着缝隙完全消失,苏时的笑意顿时僵住,又恢复了平静的表情。

他走向客厅,站在阳台上望着远处的夜空发呆。

终有一天,他会鼓起勇气向唐梦语坦白。

但现在不是时候。

让唐梦语找到生活的意义,享受生活所带来的乐趣,等到这两件事完成以后,他才能平心静气面对唐梦语。

等到那个时候,不管是悲伤的,喜悦的,愁苦的,所有往事都能在谈笑中分享。

那是最理想的状态。

但这并不容易。

特别是对于唐梦语这种感性的人。

夜风吹拂,苏时望着璀璨的星空出神。

夏果儿披着睡裙出现在客厅,从身后轻轻抱着苏时。

“在想梦姐的事吗?”#... ...她轻声询问着。

“嗯。”

苏时点点头,目光望向远方。

他转过身,将夏果儿拥在怀里。

“你去睡觉吧,穿这么少会着凉的。”

“但我想陪着你......”

夏果儿仰头凝视着苏时的眼眸,平静的表情流露出一抹温柔的微笑。

“你睡不着我就陪着你,你吹风我就陪你一起着凉,我想跟随在你身后,就像是你的影子~”她挑了挑眉,模样有些俏皮。

“你啊......”

苏时笑着抬手,轻轻抚摸着夏果儿脸颊:“你的意思是要一直粘着我咯?”

“不是......”

夏果儿淡淡摇头,依偎苏时胸膛:“我现在是你的人了,我想缠着你,缠你一辈子,甩不掉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