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啊!你们身上流着一样的血!”

许明珠终于忍受不了,扑了过去,死死地抓住唐柒柒的胳膊拼命摇晃。

在她眼里,自己儿子的命才是最贵重的。

她留着这个私生女,不就是为了给儿子提供骨髓的吗?

唐柒柒竟然一口回绝,谁给她的底气?

一定是她的男人,不是说和封家扯上关系了吗?

果然,一个落地的草鸡,找到了靠山就觉得自己飞上枝头当上凤凰了!

如果没有封家,唐柒柒还敢如此硬气吗?

“你干什么!你儿子的命宝贵,我家柒柒肚子里的孩子难道就不宝贵了?”

“那只是一团血泡,现在还不算是条人命!可我儿子已经十岁了,他是我们唯一的儿子。你现在还年轻,以后还可以再生,你要什么补偿我都可以给你,我不能失去我儿子,我会死的!求求你,救救他,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

“抱歉,我爱莫能助,你再想想办法,找别人吧。”

唐柒柒依然坚持态度,无情的扯开了许明珠。

许明珠情绪激动,大哭大闹,不肯让唐柒柒离开。

谭晚晚护着她,何秋也拉着许明珠,就这样唐柒柒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许明珠看到她彻底消失不见,崩溃大哭:“你为什么要拦着我,为什么!她现在是我们唯一的希望!没有比她更适合的捐赠者了,你为什么要拦着我!”

“明珠,这或许……都是命。”

何秋痛苦的说道。

许明珠双目血红,目眦欲裂:“左右都是你的孩子,你觉得你无所谓对不对?世勋死了,你还有个女儿。我不能生了,我也不会生了,哥哥已经死了,弟弟也快没命了,你不帮我,不想办法让唐柒柒松口,你竟然劝我?”

“什么是命... ...难道我命中注定要被丈夫背叛吗?”

“我没有背叛你!”

“那唐柒柒算什么?”她愤怒的手抖,指着唐柒柒远离的方向:“你的的确确和别的女人有个孩子!你让我这些年心里都不痛快,你让我失眠盗梦让我忧思忧虑,你是男人,你拍拍屁股什么事都没有,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们女人承担!”

“儿子就是我的命,唐柒柒她答应那是最好,不答应我就想办法让她上手术台!”

许明珠此刻有些狰狞。

她在救她唯一的儿子。

她不能放弃,世勋还在等着她救命。

“明珠,你冷静点,我还是会去求,但是不是你这样的态度,你只会适得其反……”

何秋还想解释什么,但是却被许明珠打断。

“你不要和我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我不信你,我再也不信你了,我们各自为儿子奔走,我倒要看看,我们谁更有用。你的心已经偏了,但我没有!”

“妈妈……”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道虚弱的声音。

许明珠所有的戾气都收敛起来,立刻转身含泪冲着儿子露出一个笑容。

“乖乖,怎么出来了,外面冷。”

许明珠上前蹲下身,语气温柔。

何世勋轻轻擦拭她的眼泪,瘦瘦的手背上全都是针眼。

“妈妈,你是不是和爸爸吵架了?这次我站妈妈,因为妈妈哭了,男孩子不可以让女孩子落泪。”

何世勋温柔的说着。

许明珠喉咙哽咽,很想放声哭泣,却又不想让儿子看到自己这样。

她只能紧紧抱着他,在他看不到的情况下压抑哭声,豆大泪珠滚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