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先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年代的拘留所哈!

众所周知,拘留所的羁押对象一般那都是行政拘留及法院决定司法拘留的人群,羁押期限一般是十五日,最长可以达到二十日。

除此之外,还有被刑事拘留的人,一般情况下,是要在24小时内进行讯问,如果发现不应当拘留时,必须立即释放,发给释放证明。

如果说是在二十年后,随着司法已经逐步公开透明化,其实在拘留所里的日子也不算特别难过。

首先一点,进来的大多都是些因为酒驾,或者是寻衅滋事之类的小事儿进来的,相对地都比较文明。

大家最多也就是蹲个二十来天,没必要整什么牢头狱霸那一套。自然也就基本杜绝了老人欺负新人啥的情况了。

其次,随着监控什么的安装的也很到位,大家都是进来接受处罚的,犯不上再给自己“加个活儿”。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当官方对某一件事情重视起来以后,其污秽肮脏的角落基本就会被清理干净,扫-黑的高压之下,也不存在什么社会大哥的出没了。

但在这个年代,拘留所里的风气,还是有些恶劣的。

在司法普及程度不算太高的2001年末,能关在拘留所里的,那都不是啥简单人物!

这个年代官方抓酒驾、醉驾,远不像二十年后那么严格。所以拘留所里蹲着的,要么因为金额还够不着刑事的小偷,要么就是社会上的小大哥啥的,基本都是社会底层的盲流。

也正是因为这些人的存在,导致了拘留所的整体氛围远不如二十年以后,哪怕仅仅是关个十五、二十天那同样不缺少逞凶斗狠的事情出现。

田宇穿得溜光水滑,一看就像是有钱人家的少爷公子,像这种人,在拘留所里非常受底层人士的喜爱。

为什么?

因... ...为随着经济发展以来,国民的贫富差距逐步扩大到了,普通人一辈子的努力拍马都已经赶不上来的地步。

无论你再如何勤俭持家,有钱的人仍然比你有钱,且差距不断拉大,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部分底层人士就容易生出极端情绪——仇富!

在拘留所外面,或许因为身份地位的悬殊,这些底层盲流子就算是想和田宇产生矛盾,都找不着机会。

但在拘留所里头,那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啊!即便他们知道出去以后,可能会遭到打击报复,仍然不会吝啬出手的机会。

本着一个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原则,把自己化身成阶级斗士,想要尝试着打打土豪,分分田地啥的。

领头的三角眼,走在最前面,双手抱怀,目光冷冷地看着田宇,似乎下一刻就打算动手,至于其他的圆寸头,刀疤脸则纷纷站在大哥的身后,也是一脸的不怀好意。

反倒是田宇丝毫没有在乎他们的目光,将自己的物品归纳整齐以后,当着众人的面,就将被子折成了豆腐块,且动作迅速完成的非常规整。

就连三角眼都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心道:这是大老板?我怎么看你这熟悉程度,就跟回家差不多啊!

完成这一切后,田宇并没有停下动作,主动面对乌黑的墙壁大声吼道:“遵守监规,服从管教,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这一喊不只把监室里的其他人彻底喊懵了,就连刚刚才走的管教也是去而复返,他皱着眉头用实心的防暴棍敲着铁栅栏,大声吼道:“你在干什么!”

田宇立马双手抱头,老老实实地蹲在地上,有些抱歉地说道:“报告管教,不好意思,习惯了,我当这里是篱笆子呢…”

“不要给我搞事!否则吃亏的是你!”管教用防暴棍指着田宇,但眼神却是看向三角眼等一群朝田宇围拢过去的犯人。

很快,在管... ...教的注视下这群犯人老老实实地散去,而田宇则是始终抱着头蹲在地上,显得非常懂规矩。

“大哥,咱还干他吗?”圆寸头小声冲三角眼问道。

三角眼沉思了片刻后回应道:“先看看吧!我觉得这小子不简单,一看就不像是管教描述的那样儿…”

“诶!”

“这样!”三角眼脑子一转,随即说道:“你跟他说,卫生这些全让他包了,试探试探看他什么反应!”

“明白!”圆寸头应了一声以后,屁颠屁颠地就朝田宇跑了过去,狐假虎威地喝道:“新来的,按我们这的规矩,你得把卫生全包了,明白吗?”

“明白!”田宇点头应道,拿着扫把就搞起了卫生,依旧表现的非常熟练。

三角眼观察了田宇老半天以后,眉头皱的越来越紧了…

虽说田宇没有半点挑刺的反应,但这行为举止表现的实在是太不一般了啊!甚至都让他感觉有些无从下手…

田宇用余光瞟了一眼三角眼的反应后,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心说这第一关总算混过去了,下面就看易家能使多大的劲了。

田宇之所以能够如此巧妙地躲过一劫,其实也和他前世的社会经验储备有很大的关系。

虽然这一世,田宇尽可能的避开了和江湖人士的联系,但前世初到魔都时,他可没少和局子扯上关系。

尤其是最早期还没被老板看上的阶段,为了能够出人头地,在娱乐场所占据一席之地,和人争强斗狠,蹲拘留所篱笆子,对他而言,就好像是家常便饭。

这一次进来之前,田宇就已经做过猜测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了,毕竟各地的规矩虽然略有不同,但也基本上大同小异。

田宇自认为并不是伟国那种武力过人的选手,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装老油条了,你越是显得深不可测,就越是让人忌惮,吃亏的几率也会小不... ...少。

事实也证明,田宇这一次赌对了!

初来乍到,总算是相安无事了。

再说星城这边。

家里头内讧,再加上合作伙伴的愤然离席,对于已经习惯了成功滋味的万家而言,也算是一场不小的打击。

虽然湘中市的两个商业楼盘已经重新恢复了施工,但只能依靠从衡市运输河沙这一点,还是让万安十分的不得劲。

万安努力调配资源,确保湘中的项目不会再出现半路歇火的情况后,再次前往了省府办,找到了自己的大哥。

万家大哥,万国的办公室内。

“小安,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允许我们再继续和青青子衿拖下去了。大家的意思都是求稳,而不是惹是生非,你明白吗?”万国看着万安,语气颇严肃地说道。

这应该是万国第一次用这种命令的口吻和万安说话。

以往的万国都始终遵循三兄弟各管一摊的规矩,很少会对生意上的事儿提出过多的建议和看法。

万安咬牙问道:“在林城,我们的合作商被人打得丢盔卸甲。因为万治两句话,现在都快放弃合作了,我们现在撤了,外人怎么看我们万家?”

坦白来说,万安其实并不想和青青子衿发生太多正面碰撞,毕竟在他看来,类似于林城街头全武行的行为,是有辱斯文,和他自身的形象不符的。

但因为万治的种种行径,都已经让何伟明快走到了与万家解除合作的边缘。

现在湘省的不少大商人,都拿万家当个笑话在看,这种情况,万安是忍受不了的。

万国思路很明确地表态道:“你要动青青子衿,也得过了这段时间。目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我们万家身上,只要我们放下身段和青青子衿斗上一场,无论输赢,对我们都没有好处,对吗?”

“嗯!”万安不得不承认,大哥的考虑更加... ...理性。

现在这种情况下,即便万家想要动青青子衿,那很多非常规的手段也用不上,实在是双方纠缠的这件事儿,吸引的关注度太高了。

可要是万家正面和青青子衿碰,赢了也没有人会认为万家有多么能耐,但是要是再输一次,那万家恐怕就得永远被人当成笑料了。

“这一次的行为确实对我们万家的形象有损,但并不伤筋动骨,其实还属于可以接受的范围。”万国很现实地说道:“即便湘中市的项目,我们不盈利,那也无伤大雅,但青青子衿只要伤一次,他们就会多线全崩,我这么说,你明白吧?”

“我明白了!我会马上就把具体要求吩咐下去!但万治那边有什么行动,我可就约束不了了。”

“啪啪!”

万国拍了拍弟弟的肩膀,笑着说道:“放心吧,他那边我会去沟通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