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高医生接过片子看了一眼,结合刚刚自己寻找的过程回忆着。

“剪刀叶应在横结肠水平以下、升结肠内缘以内。”周从文肯定的说道,“高哥你换件衣服,我去刷手。”

“好好好。”高医生连忙说道。

这时候有个明白人在,比什么都强。

虽然“浪费”了至少半个小时的时间,但最起码看见了剪刀叶片所在的位置,不再像周从文来之前一样胡乱猜。

刷手上台,高医生开始按照周从文说的地儿寻找。

他仔细翻找大网膜及小肠、肠系膜,但不管怎么翻都没看见剪刀叶。

“小周,是这里么?怎么还是没有?”高医生脑门上都是汗,无菌帽和纱布全都湿漉漉的,狼狈不堪。

“哦,因为大量滑动的小肠不容易被固定,没办法暴露横结肠下方区域。有扇叶钳子么?”周从文问道。

“有有有。”器械护士连忙把扇叶钳子交给他。

钳子就像是合拢的扇子一样,从戳卡进去后再像扇子一样打开,挡住遮挡视线的脏器。

周从文换了几个角度,最后把小肠挡住、推开。

随后看到位于右结肠下间隙,也就是右肠系膜窦的位置,一个断裂的剪刀叶片老老实实的“躺”在那。

“找到了。”周从文道,“高哥,夹的时候别着急,一定夹稳再往出顺。”

“知道知道。”高医生喜出望外,把断的剪刀叶片钳夹至盆腔以后,换了大抓钳纵向钳夹自10mm trocar取出。

“吁……”

看见剪刀叶片被找到、取出来,所有人都长出一口气。

“老高,以后别扯淡了。”巡回护士不屑的说道,“开刀的话这台手术早都做完了,别说这台,你下面的急诊患者至少能多做两个。”

“就是,什么无创口,你就是欺负人不懂。”器械护士跟着补刀,把大半夜担惊受怕的怒气都砸在高医生的身上。

高医生自觉理亏,低着头继续做手术,一句废话都不敢多说。

“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周从文笑呵呵的说道,“微创有自己的优势,高哥刚开始么,总是要熟练后才能精益求精的。”

“你又懂,要不是看你来帮忙,止血钳子早扔你脑袋上了。”器械护士手里抓着一柄止血钳吓唬周从文。

“哈哈哈,别闹。”周从文笑道,“阑尾切除熟悉了之后可以切胆囊,胆囊切完……”

“还能干什么?”器械护士不屑的问道。

至今为止,腹腔镜只能做到胆囊的手术。

“胰十二指肠联合切除,用微创的方式做,患者损伤小,术后连重症都不用去,直接回普通病房。”周从文说的理所应当。

“你就吹吧小周。”

周从文的话不光器械护士、巡回护士、麻醉医生不信,连高医生都不信。

用腔镜这么别扭的方式做胰十二指肠联合切除术?就算是开天地口自己都做不下来,用腔镜怎么可能!

这句话肯定是吹牛逼,想都不用想。

周从文也没多解释,一边协助高医生做手术,一边打量他开的口。

戳卡在患者肚脐上,位置不错。

“高哥,水平见涨啊。”周从文夸了一句。

“唉。”高医生只有叹气,别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见涨个屁!”巡回护士斥道,“这台……”

“意外情况么。”周从文很淡定的说道,“器械有问题,以后消毒的时候多注意,上台后高哥再查一下,别疏漏也就够了。再说,这都是临床经验。”

高医生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没掉下来。

周从文话里话外帮着自己说话,宁愿得罪手术室的护士,他心里一清二楚。

“等熟练后就好了,阑尾切除还只是没有创口,换做胆囊切除患者恢复的那叫一个快。跟你们讲个笑话,人民医院的袁哥做完手术本来第一天就能拔胸管,但他死活不干。”

“害怕?”麻醉师问道。

“是啊,开胸手术至少要3-7天才能拔。胸腔镜手术要是做的稳,下不下胸管的意义都不大,下一个胸管的话快的12-24小时就能拔下来。”

“创伤真的这么小?”麻醉医生一怔。

“当然。”周从文把肿胀的阑尾拿出来,笑呵呵的说道,“手术做完,患者以后穿泳衣的时候什么都看不出来,也不用去做美容,多好的事儿。”

高医生沉默,他听着周从文一句一句说着自己、说着腔镜手术的好处,心里不是个滋味。

“小周,谢谢。”高医生说道,“你先下去休息吧,辛苦辛苦。”

“我跟你做完。”周从文道,“不着急下去。”

“这大半夜的,阑尾都切下来了,不用不用。”高医生连忙客客气气的说道。

“别提了,我做完肺扭转手术后下面又收了3个气胸、2个多发肋骨骨折的患者。沈浪都快疯了,我接到电话赶紧上来躲会清闲。”周从文也很无奈的说明情况。

“知道上面忙,气胸下了胸瓶,等明天一早主任查房看要不要慢诊手术。”

“……”

手术室的医生和护士面面相觑,没想到今天忙成这个样子。

“除了普外,其他科也忙?”周从文在他们的眼睛里看到了惊慌与恐惧。

“唉,别提了,今天真是什么活都有。就连泌尿外科都来凑热闹,都什么事儿啊。”

周从文一愣,一般来讲泌尿外科夜半三更的时候很少上台。他们的急诊一般都是结石,碎石的机器三院还没有。

“尿道异物?”周从文问道。

“嗯,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爷们把树枝子捅进尿道里,那血出的哗哗的,只能上来麻醉切开后取出来。”

“……”

“要说有的人就是有病,没事儿闲的啊,用树枝子桶自己。”器械护士很不开心的说道。

周从文无语,类似的病例他倒是也见过,比如说树枝子捅进膀胱之类的。但急诊大出血的不太多见,这个晚上到底怎么了?

抬头一看,天边太阳冉冉升起,心底的倦意越来越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