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dn07

现在是社会主义社会,清理门户肯定是不行了。只能用法律的手段制裁他。

“裴道长,您先冷静,我们先进去,找个会议室。我们说一说。”李处长试图安抚暴躁如雷的老道长。

“好。就如李处长所言。”裴修然看到了旁边的傅焱和木易安,猜想周全应该是又犯事了!

再看看傅焱和木易安,他十分心痛,这俩孩子多好啊!怎么自己就摊不上个好徒弟呢!造孽啊!

几人来到了一间空房间,傅焱和木易安已经把周全绑到了椅子上。

“傅焱啊,他又犯了什么事情?你说来听听。”虱子多了不痒痒,裴修然也不怕家丑外露了!

傅焱也不添油加醋,就把这事说了。周全蜷缩在一起,没有表示异议。

“唉!我这一辈子,自诩是个英雄好汉,一辈子行侠仗义,替人消灾,虽是拿人钱财。那也是玄门的规矩!

万没想到,六十年纪收了个小徒弟,从六岁跟着我,我竟没看出来,他是个狼心狗肺,欺师灭祖之辈!

一年前他偷拿了我的秘籍下山,一去无影踪。我找了他溜溜一年了!”

傅焱看着周全,刚才没注意他的面相,这会子看到了,此人内心极为复杂,心里有很多小算计,是个亦正亦邪的人物。这样看来,他是走了极端了。

“周全,为师从小养你到大,我可曾虐待你?你为什么要偷走门派秘籍?”裴修然气的胡子都要炸了!

“你说是为我好,还不是什么秘籍都不传给我!就自己宝贝着,想传给大师兄!他还不是跑去了港岛,不要你这个师傅了!”周全抬起头,一点儿也没给裴修然留情面。

“哦?裴道长还有这样的弟子?”李处长有点不满,这件事他从未说过。

“是。我承认,我的大徒弟是去了港岛,但是他是为了寻找家人,不是为了自己!”裴修然面色涨红,他没报备的原因,是觉得没必要。

再加上周全说的对,秘籍的副作用太大,不是心志坚定之人,即使是喜爱的小徒弟,他也不准备传下去。这本秘籍弊大于利。不适合再次传承。

“裴道长,这件事情您还是跟我说一下。下个月去港岛的交流会,说不定能帮您找一下贵徒弟。如果他心向着我们,自然会帮助我们。”李处长平淡的说,这也是对裴道长的一种警告。

“是我考虑不周了。稍后我就把事情原本的告诉贵处。李处长,这个孽徒,我也不管了。我在这立誓将他逐出师门。他和我茅山派再无瓜葛!”

裴修然话音一落,傅焱看到俩人之间的联系,悄然改变了。同时周全的面相也发生了变化。

“在此之前,我茅山的所学他要还给我!不能再以茅山弟子自居!”话音刚落,裴修然就起身直接奔向了周全。一起掌打在了他的胸前,屋子里人顿时一惊,他竟是废了周全的内劲。

“你我师徒,恩断义绝!”说完,裴道长就缓缓的坐到了一边。再也没说话。

周全受了一掌,除了浑身没劲之外,没有任何不适。以后他要学着做一个普通人了,根骨已去。

傅焱看出来了,裴道长还是手下留情了。他要是再加点劲道,这会子恐怕周全此人,已经见阎王去了。

手下如此有数,内力十分深厚。这一点,木老也是不及的!

“周全,说说吧。你这一年到底做了多少害人之事!”李处长亲自上阵,审问起来。

周全也没啥不能说的,要说害人的事情,还真就是这一桩。之前回老家在亲戚家住了半年。在村里给一些人看事,等周强考上了大学,自己才攒够了路费一起来的帝都。

木头人也是在村里得到的,一开始只是以为是个小孩子的玩具。后来他发现,这阴气可以和自己手里的秘籍结合。最后自己竟然可以引导这股子阴气。

而且阴气在人多的地方,会变的十分兴奋。他曾经利用阴气在火车上。击倒了一个口出狂言的男人。

周全觉得自己找到了修炼的法宝,胃口也变大了。他不断的找人群密集的地方,带着木头人去做实验。最终他得出结论,越是年轻人多的地方,阴气会变的越发壮大。

就这样,在周强问他能不能教训一下傅森的时候。他顺势把木人放到大学校园里。也许阴气可以变的更加厉害。

只是还没有正式开始实验,他就被傅焱发现了。

这时候木人的来历已经不重要了,傅焱也没有问。周全心里怀疑是傅焱拿走了,无奈傅焱的实力太强,他即使问出口也无济于事。

李处长只能将他暂时羁押。

“李处长,咱们说说我大徒弟的事情吧!”裴道长看着周全被押走,择日不如撞日,早点交代完,别耽误了其他徒弟的前程。

裴道长今天来,就是来争取剩下的名额的。他还有一个徒弟,是剩下的唯一一个了。

傅焱和木易安看这样,起身告辞。李处长却阻拦了他俩。

“你俩也听听,裴道长。傅焱是我们分部的首席顾问,大小事务她都有资格旁听。下个月交流会,小木也要去,早晚是要了解的。”

木易安听到,下个月自己也要去。心里有点震惊,表面上还是稳得住的。他若无其事的坐在了原位置。

“我大徒弟沈怀恩,今年算起来也有五十许人了。从小和家人失散,我收留了他,收他为徒。说起来,也是十几年前了。那时候刚解放,他就听到了他亲人的消息。

说是这么多年都在南洋,他一听就有点坐不住了。那时候他三十三岁,还未娶亲。我就说,你去找找吧!找到找不到的,也是全了你的心愿。

我给他定下了三条规矩,第一不能忘记自己是华国人。第二不能利用所学为非作歹、助纣为虐。第三不能说自己是茅山派传人。”

李处长很惊讶,这三条几乎都是把他逐出师门了。裴道长苦笑一声,讲缘故说了出来。

“我不让他以茅山派自居,也是保护他。我有一个仇人,据说也是在海外。听到是我的徒弟,恐怕就会起了伤害他的心思。”

裴道长也是很伤怀的,大徒弟是最有资质的。当年若不是他走了,自己这点子衣钵,真是要传给他的。二徒弟资质有限,不能将茅山派再发扬光大。只守住自己的荣耀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