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dn07

傅情若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最真实的笑容。

这些日子以来,强行演出对褚临有好感的样子,直把她恶心得够呛。

眼见着易恬然还抱着傅情若不撒手,傅昀琛终于按耐不住,一把将她抱到自己的怀中,嗓音低醇中透着一丝危险:“我的怀抱还不够舒服?”

“好啦好啦,大姐的醋就别吃了。”易恬然回头亲了他一口。

傅昀琛的脸色这才稍微有所好转。

易恬然随即拨开他的怀抱,转头一脸正色道:“大姐,关于庄奕湛失踪的事情,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她想,那晚她和大姐提起庄奕湛失踪时,她的眼睛眨都没眨一下,没有半点意外和担心。

就算是听到陌生人失踪,正常都该有点反应吧,哪怕只是出于好奇。

可大姐当时的表情,到现在早就知道了一样。

闻言,傅情若的表情果然有些不太自然,犹豫了一会,才说:“我的确知道。”

那晚,在餐厅外和庄奕湛分开后,她就有些心绪不宁的。

回想起褚临如毒蛇般冰冷又歹毒的目光,她越想越不对劲。

于是,就打了个电话,联系傅家安排在暗中护她周全的暗卫们,去保护庄奕湛。

正好撞见了庄奕湛被堵在隧道里,险些被乱棍打死的局面。

他们将受伤的庄奕湛带到她身边。

看着他的惨状,傅情若没法去形容当时内心的感受。

就像是被针扎了一下,微微刺痛,却又不明显。

然后——

庄奕湛就开始趁机卖惨,说害怕再次遇袭,现在受了重伤也没法逃命之类的,恳求他能收留自己一段时间。

傅情若想了下他也是因为自己才遭遇了这样的无妄之灾,一个心软,就答应了对方。

将人藏在了她一间私人公寓,这是褚临也不知道的地方,也就不怕他再遇险了。

“哦——”易恬然故意拖长了声音,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意,“原来是金屋藏娇?不对,应该说是登堂入室。”

傅情若就知道她会是这种反应,故作镇定地解释道:“那公寓里只有他一个人。”

他们又不是共处在一个屋檐下,根本不是那种暧昧的关系。

易恬然却啧啧两手,晃了晃手指,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道:“大姐,你要知道,你妥协了一次,就有第二次!

当你对一个男人心软的时候,就是你动心的时候。”

傅情若眼皮一跳,“你胡说些什么。”

“不是吗?”易恬然眉梢一挑,“那我能问你,为什么你会担心他的安危,还派专人保护他,你就对他这么在意?”

“他是我的粉丝。”对于这点,傅情若却能做到面不改色,“就冲着他多次写信给我打气的份上,我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易恬然眨了眨眼,贼兮兮地看着她,“是这样吗?”

“不然呢!”傅情若淡定反问。

“嚯嚯,是这样啊!”易恬然似是信了她的说辞,语气散漫道:“我还以为,大姐对于拒绝过的人,一定会斩钉截铁地保持距离,不会给他一丝痴心妄想的机会呢!”

她的心软,难道不是某种意义上的退让?

傅情若却愣了一下,她好像,没有往这方面去细想。

或者说,强行让自己不要去想。

易恬然又多问了一句,“对了,他后来知道你和褚临之间是演戏吗?”

傅情若的回答却出乎意料,“他早就猜出来了。”

易恬然诧异道:“什么时候?”

“就是那天,他送我一束花的时候,我说不喜欢百合,他就猜到了,因为我一直以来最喜欢的就是百合花。”

傅情若也没想到,他会把自己的喜好记得一清二楚。

那晚,他温柔地注视她:“我了解你,一个人的喜好是不会那么轻易改变的,除非她是在逼着自己,舍弃真实的感情,去演一个完全相反的自己。”

有那么一个人,或许比她本人还要了解自己。

傅情若的心里一时五味杂陈,还有一丝暖意在心尖流淌。

易恬然陡然间凑到他面前,好奇道:“你刚才在想他,对吗?”

傅情若瞳孔微微一缩,睁着眼撒谎:“我没有。”

易恬然抿唇偷笑,还想再闹她,就被一旁的傅昀琛从背后再次将她拥入怀中。

男人将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薄唇贴着她的耳垂,“有空八卦大姐的感情,不妨多想想我们之间,嗯?”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垂上,易恬然止不住地颤了一下。

她故作散漫道:“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说的。”

“没什么好说?”傅昀琛墨眸微眯,伸出大手覆在她的手背上。

强行将五根手指插进她的指尖,和她紧紧交缠,声音沙哑:“你确定?”

易恬然根本骚不过他,回头嗔怪地瞪了他一眼:“你想怎样?”

俩人凑在一起暧昧低语。

一旁被无视的傅情若虽然早就习惯了,但也并不妨碍她嫌弃的内心。

好在终于抵达了傅家。

恰好有人来傅家做客,此刻正在客厅里陪三小只玩儿。

看着傅昀琛、易恬然带着傅情若一起回来,三小只一时间愣在原地,眼神中带着一丝期盼。

听到易恬然解释清楚事情的真相后,三小只又惊又喜地扑倒了傅情若怀中——

“我就知道姑姑长得又美又聪明,怎么可能被区区渣男给哄骗。”

“老二你别装了,说姑姑会喜欢渣男的是你,现在说她不会被骗的也是你。”

“耿耿,请你把格局放大,不要在乎这种小细节,ok?”

“姑姑威武!我最喜欢姑姑啦!”淮淮是真的觉得欣喜又愧疚,“对不起,先前对您说了过分的话,请姑姑原谅我。”

傅情若的整颗心都酥了,感动得一口气抱起他们三个,一人啵唧了一口,“姑姑也爱你们。”

看着眼前这温馨的一幕,前来做客的卡莎不自觉地联想到了丹尼尔的状况。

要是心智三岁的丹尼尔有三小只一半的乖巧就好了。

她现在无比迫切地希望对方能够恢复正常,再这么弱智下去,她也要被折腾疯了。

不过看到傅情若,她就想起了先前闺蜜的嘱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