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序章 末路的帝王

作品:血色圣歌|作者:沧舞悠悠|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11-04 06:09:37|下载:血色圣歌TXT下载
  “这也太废物了吧!我血界几万年来何曾有过这么垃圾的贵族!”

  “他也配叫贵族,不过是一个卑贱的杂种罢了。”

  “嘘,小声点,他身体里可流着至尊的血。”

  “至尊血脉又如何?你看他可有一点点至尊的样子么?都已经成年了竟然一点血脉之力都没有,这种人活着就是对我血族的侮辱!”

  “就是!没有能力,还没有一点点骨气么!你看他趴在地上像个死狗一样,有种的站起来啊!”

  无穷无尽的嘲讽回荡在耳畔,一时间,墨岚有些恍惚,自己究竟为什么会走到今天。

  ……

  以血液为食的种族是为血族,血族所在之界是为血界。

  血界之中,千万年来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在血月升起的夜晚,古老的纯血帝王将再次重生,他的体内将流淌最为尊贵的血脉,并在百岁之际,开启血界新的万世繁荣。”

  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墨岚,就被认为是这传说中的至尊帝王。

  那一夜天升血月,整个血界开始拼命寻找那个隐藏在某个角落的纯血帝王。五年后,年仅五岁的墨岚在血界荒野被人发现。

  他流淌着最为尊贵的黑金血脉,诞生在那个血月升起的夜晚,和那个传说是那般吻合。

  唯一例外的是,墨岚,他竟然是混血。他绝美的瞳孔一黑一红,和体内的血脉是那样的不般配。

  身为血族,生以血脉定尊卑。在没有纯血的数万年间,黑金一族凌驾在所有的下、中、上位贵族之上,被称为“贵族中的贵族”。

  黑金贵胄,有资格蔑视以及凌辱任何低级别的血族,挥手间万骨铺路,视人命如草芥。

  只不过,如今黑金贵胄,只剩下血界界主墨渊一人。

  而这黑金的唯一一人,拒不承认自己曾经和人类有染。

  可是,血脉是无法伪装的。小小的墨岚,体内确实流淌着黑金一族的鲜血,这血液浓黑如墨,腥香四溢。

  怎么看,都和那传说里“最为尊贵的血脉”相符。

  于是,虽有疑问,墨岚终究还是留在了黑金的府邸。毕竟是传说中的孩子,毕竟流着黑金的血脉,就算是血界最为不耻的混血,只要他足够强大,也能够得到众人的敬仰。

  血族,就是这样干净简单的种族,强者为尊,如是而已。

  然后,那传说中的“百岁之际”,终于到来了。

  血族儿郎百岁成年,贵族子弟都会在成年之际参与成年考核,只要能在考核中掌控自身血脉力量的百分之十,也就是达到血脉掌控一成境,就算考核通过。

  因为没有纯血在世,血界势运倾颓已久,远远落后于天界和魔界,甚至连人界都越发不如。

  墨岚的身上寄托着无数血族“万世繁荣”的美好愿景,有太多的人迫切的希望纯血回归,带领他们走出再塑辉煌的通天大道。

  可是墨岚,失败了。

  别说一成境了,百岁考核到来的时候,墨岚甚至无法掌控一丝一毫的血脉之力。考核的第一关,就鲜血淋漓倒在试炼门前。

  然后,墨岚就听见开篇的那些话。

  呵,站起来?

  难道他就不想站起来么?

  难道是他愿意这样日复一日的憋屈的隐忍的么?

  难道是他希望被那些本不该被放在眼里的渣滓们奚落的么?

  难道他就没有黑金贵胄深埋于血脉之中的高傲和不可一世了么??!

  但是,他又能怎么样?

  身为武器,心为利刃,身为黑金血脉唯一的传承者,墨岚连寻死的资格都没有。

  即使是他不自量力的以身赴死,也最多不过被宵小之徒嫌弃成懦夫一个。黑金一族继续以唯一一人的悲哀境地苟延残喘,随时面临着被灭族的风险。

  一百年来,这样的孤单,这样的绝望,又有谁能理解?

  墨岚倒在百岁考核的第一关门前,那铺天盖地的嘲笑和奚落哗然响起,连他的父亲都深深地皱起眉头。那高高在上的元老院选出的主考官,用着戏谑又鄙夷的语气质问他:“还能站起来么?”

  他听见无数人恨铁不成钢的冲他大喊:“站起来啊!”而那些人,其实原本是支持他的。

  但是墨岚却给不了他们希冀的结果。

  没有像墨岚一样绝望的趴在地上,又如何去懂得一个“站起来”对那时的他而言如何难于登天。

  即使骨断筋折,即使筋骨尽碎,墨岚都想凭着那一口闷气站起身来,在亿亿万万的血族面前站起身来,肩扛着黑金贵族的荣耀站起身来。

  但是又有谁知道,那个时候的他,却已经完完全全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每一寸骨骼都在呻吟,每一缕肌肉都在哭喊,每一滴血液都在颤抖。纵使他有着天大的意志力,又如何能驱动一个已经完全失控的身体?

  没有人知道,墨岚有多么想证明自己。

  他有多么想用黑金贵族应有的实力,将那些轻蔑的俯视他的血族狠狠地打翻在地上。

  他又有多么想挺起胸膛来站在他父亲的面前,洗刷他眼中的怜悯和失望。

  但是,墨岚终究是什么都做不到。

  黑金血脉,被称为墨血,原本是可以掌控的。

  不成型则如绸带雾霭缭绕周身,成型则锋锐无双,大杀四方。

  墨岚的父亲,吸血鬼最高统治者墨渊界主,传闻在十岁的年纪便可以血液化剑雨杀敌于千里。

  而墨岚作为那血界之中高高在上数万年无人动摇的血界界主的唯一后代,在已经成年的今日,却连将流淌出身体之外的血液收回的能力都做不到。

  墨岚的存在,愧对于黑金种族,愧对于整个血族。

  那一天,不只是他的力量,甚至于他的尊严,甚至于黑金贵族的荣耀,都已经被彻底的否定了。

  漫天的嘲讽声中,墨岚的父亲终于面无表情的在看台上站起身来,他失控的身体已经无法抬起头来看到父亲的面孔,只有那冰封万里的冷漠判决在耳畔响起:

  “你已经不配再居住于黑金府邸,即日起,放逐于荒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