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48 这是个民国的“愤青”?

作品:穿越民国之也很精彩|作者:我是队长开枪|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2-27 17:00:44|下载:穿越民国之也很精彩TXT下载
  内务部的调查不可谓不仔细。

  行动队小队长刘焕杰,为了事无巨细的调查,硬是派出了整个杭州小队里的唯一的“猫队”女队员,去接近色诱这个所谓的米沛米公子。

  靠!这样也行?

  内务部这都是些什么人啊!这不是后世有名的钓鱼执法嘛!

  这样的骚操作,他们就不怕大都督事后知道此事剥了他们的皮?这刘焕杰还真是很大胆呢!

  其实这只是内务部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冰山一角而已!

  能加入内务部的可都是中坚的“狂热分子”,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自主能动性非常强。

  好处就是,他们一旦领取任务就会积极主动的,想尽一切办法去完成任务。也因此内务部的任务基本上都是百分之百的完成率。

  他们的任务更是不会无疾而终。

  但任何事物都具有其双面性!在新疆都督府内务部这个怪胎面前,也不例外。

  其坏处就是~内务部的这些探员,每次领到任务都会深挖“潜力”,事无巨细,在他们狂热忠诚的思维里,百分之百的完成任务那是必须的常态的。

  但如何百分之二百的完成任务,才是广大内务部一线探员共同认知。

  在内务部系统内部,你不能挖出任务背后的“大鱼”或背后的详细“轨迹背景”,你都不好意思跟同僚们谈起任务!

  就是这样一群狂热的爱国青年,造就了如今新疆内务部突飞猛进的发展势头!把与他同时发展的由中外孤儿组成的军情处,远远的甩在身后。

  这也是军情处每次在军委会上,不断诟病内务部的主因。

  可不是吗!~~~你内务部凭什么可以把部队和军校里的尖子都调走?心里没有怨言就见鬼了。

  他们哪里知道,这是他们的张大都督有意为之的。

  这跟两个部门的主要职能有很大的关系!

  毕竟一个对内一个对外的。分工不同,自然执行人的选择也就有所不同喽!

  在穿越二货张大都督的蓝图里,日后中国的克格勃怎么可能光有亚洲人的面孔?

  ···············································································································

  “左小姐可是就读于惠兴中学?”

  (杭州市惠兴中学创办于1904年,由在杭的满族人氏瓜尔佳·惠兴女士延请了当时杭城有声望的满族士绅女眷共同募集钱款创建的,取名“贞文女子学堂“,惠兴自任校长。

  学校坐落于风景秀丽的西子湖畔,是整个杭州市距离后世西湖风景区最近的中学。

  后于1905年,由杭州协统贵林接手继续筹款办学,改名为“杭州官立惠兴女学堂“。

  是晚清至民国时期杭州城唯一的女校。

  辛亥革命后,清廷崩溃,学校更名为“杭县城区惠兴国民学校“。

  1917年也就是今年,褚寿康女士接任校长。除去抗战时期学校被迫停办8年,此校一直延续至今。)

  米家大少爷米沛正兴趣盎然的与偶然邂逅的美丽女学生攀谈着。

  说起俩人的邂逅就跟“白娘子的断桥戏码”一样。也是在风雨中的雨伞传情不期而遇!

  当然!~~~这是“小猫”左丹有意为之的。

  但,这场偶遇,对于受过现代教育的米大爷来说,那是有说不出的“罗曼蒂克”,在这有着白蛇传说的西子湖畔,他米大公子相信这是一场不期而遇的浪漫!

  其实要说米大少爷起了邪念也不对!他只是觉得太浪漫了而已。

  谁还没有年轻过?都懂!~~~

  对于在民国时期,又受过西洋教育的年轻人来说,都多少带点小布尔乔亚式的罗曼蒂克憧憬!

  “是的呢!米公子在哪里高就呀?”

  左丹欲语还羞的轻品了一下,竹桌上的清冽龙井。此时的俩人已由刚遇时的淋雨尴尬,逐步熟悉的互相试探起来。

  让坐在这座湖畔茶室远处,扮作大小姐出行司机兼保镖的,内务部刘焕杰小队长看着“小猫”的表演直撇嘴~~~

  哈!~~~这丫头平时一副“男人婆”的虎样,真没想到,这装扮起来也挺有大家闺秀的模样味道!

  没错!你没看错。这就是内务部杭州分部的,由刘焕杰节外生枝主导的色诱考验计划!

  唉!人心经不起考验啊!米大公子遇到这些变态,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新疆内务部的这帮杀才,才不会管你“人心”是不是不能试探呢!隐患就必须提前挖出来,要不内务部的“防患于未然”的铁律怎么体现?

  可~这不是敌对的,你死我活的反谍战啊!这是两家好合的婚姻姻缘,怎么能如此粗暴的挖坑预设陷阱呢?

  “我?我现在还没有想好今后干什么。在这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时代,我一个书生真不知道何去何从~~~”

  “那米公子为什么不投身大西北,建设祖国最贫穷落后的地区呢?我的很多同学都投身到大西北去了呢!”

  “大西北?新疆最大的军阀头子?这些卖国贼都该杀!我怎么可能投身一个把中国铁路交给外国人建设的卖国贼!”

  “啊?~~~把铁路建设交给外国人设计建设就是卖国了?”

  左丹还真是被米大公子的言论给吓到了。

  “怎么不是?你们女人不知道!这些洋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与他们合作的军阀就能好了?如果不是出卖了国家利益,洋人凭什么给你设计和建设铁路?肯定他们私底下有了暗中交易!”

  左丹现在已不是受到惊吓了,而是无语的目瞪口呆了~~~还可以这样解读大都督的国防大动脉?

  “我听说是新疆督军出钱让洋人设计的,没有暗下交易呢!”

  “你不懂!这些军阀都是无利不起早的国之窃贼。他们早忘了鸦片战争和八国联军了,为什么中国的国帑(tǎng)要让洋人赚?与外贼勾连,他这不是卖国这是什么?”

  米大公子的驳斥,慷慨激昂掷地有声,说到激动处都站了起来,就连周围的茶客都听的义愤填膺(yīng)。

  我去!~~~二爷要听到此言,一定会仰天大喊我比“小白菜”都要冤啊!

  我自掏腰包,给国家建设国防大动脉,怎么就成了卖国贼了?

  中原内地的年轻人都是这么认为的吗???

  当然!此话他张大都督是听不到的。